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未完成的夏天


□ 钟求是

求是男,1964年出生,1984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现供职于温州市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王红旗十岁的时候,被父母打发到一间单独的屋子里睡觉。睡屋不大,四周板壁贴满了报纸。一天他半夜醒来,发现板壁上有一只淡淡的亮点,卧在那里久久不动。迷糊中他想了想,没猜透这只亮点的来路。第二天起床后,他把脑袋凑到板壁前,再没找到那只亮点。他只看见大大小小的黑字在板壁上挤来挤去,像是在看一场露天电影。大一点的字是标题,写着“我们走在大路上”,还写着“深挖洞,广积粮”。在深挖洞的“洞”字下边,显着一小块凹痕。轻轻一戳,报纸破了,露出一个小洞。王红旗想,原来是这样。
小洞有拇指甲那么大。往小洞里看过去,是大真小真的房间。这一天是星期日,可以拖觉的,但大真小真已经起床,穿着花布汗衫和裤衩,站在衣橱镜子前互相扎辫子。她们一前一后,后一位的双手攥着前一位的头发忙来忙去,一边忙着还一边说话,说话轻轻的,却引出脆脆的笑声。笑声中她们一人捅了另一人的腰眼,另一人便乱了身子左右躲闪,手中未完成的辫子被拽得笔直。
这样嬉闹着,辫子很快扎完,然后一个身子走出屋子,跟着另一个身子也走出屋子。她们向门口移动时手脚是轻的,像是悄悄向王红旗走来。王红旗身子一缩,让脑袋离开洞口。他怕她们瞧见自己的眼睛。但她们很快走了过去,谁也不去留神旁边小小的洞孔。
对王红旗来说,大真小真是一道费脑子的作业题,因为她们长得太相像了。在宅院里,住着十多户人家,每天晃来晃去的有几十张脸,但王红旗心里自有条理。很小的时候,他经常蹲在院子大门口,遇到一个人就响亮地叫上一声,从来没有喊乱。惟一例外的是大真小真,每次瞧见她们,王红旗都闭上嘴,只用眼睛看过来又看过去。他眼睛里不仅装着惊奇,还有些恼怒──他恼怒的是她们老让自己犯糊涂,像一个不聪明的孩子。后来长大一些,他才明白她们是孪生女,允许长得一模一样的。后来再长大一些,他开始练习在她们的身上寻找小的差异。只是这种寻找并不可靠,在许多时候,他会吃上一惊,然后知道自己又出错了。王红旗觉得,识别她们就像识别两只燕子或者两只鸡蛋一样吃力。
在这个夏日的早上,王红旗仍然没能认出谁是大真谁是小真,不过这次跟往常不一样,他心里冒出一些快意。他对自己说,我把她们偷偷瞧了,可她们什么也不知道。这种异样的感觉一直保留到吃完早饭。随后,太阳窜高了,屋子里闷热起来。王红旗甩着拖鞋走出家门,来到宅堂上。今天不是上班日子,宅堂上坐着一群人在纳凉闲话。
王红旗坐到旁边角落里,这才发现闲话的全是女人,其中有大真小真。女人们手里做着零活儿,嘴里东一搭西一搭地说话。说到要紧处,就勾出一批笑声。笑声有时浓有时淡,起起落落的。王红旗还发现,大真小真坐在她们中间,织着一截毛衣,不多说话,只是随着大家笑。王红旗想,她俩笑起来也是一模一样呢。王红旗又想,让她俩猜八遍也猜不到早上的事哩。
正分着神,一个女人留意到了王红旗。女人说:“王红旗,你支着个耳朵想听什么呢?”王红旗说:“我什么也不要听,我不理你们。”女人说:“你不理我们我们得理你,你过来!”王红旗不情愿地站起身,走到女人们跟前。女人说:“你看看,我们都挺忙的,你两只手却闲着,你得帮我们干点儿什么。”王红旗摇摇头说:“我不喜欢做女人家的活儿。”女人说:“嘿,他说他不喜欢做女人家的活儿哩。”大家咯咯笑起来。笑声中有人说:“王红旗,这么说你是男人喽?”王红旗瞪着眼不说话。那人又说:“是男人都要喜欢女人的。你倒说说看,你喜欢我们当中的哪一个?”马上有人搭腔说:“男人嘛都爱吃嫩的,王红旗一定只喜欢大姑娘。”另一个人说:“正好大真小真是大姑娘,你们俩让王红旗挑一个吧。”大真小真抿了嘴,望着王红旗吃吃地笑。王红旗见大真小真不仅不脸红,还看着自己笑,就有些生气。有人又说:“王红旗,跟大真小真一起睡觉,同搂着你妈睡觉不一样哩。”王红旗说:“呸!我现在一个人睡觉。”王红旗又对大真小真说:“你们不要脸就找别的男人睡去!”
周围静了一下。大真小真脸上的笑定住,僵在了那里。这时一个声音说:“这小子这么小就学坏了,得整治整治他。”有人把嘴巴一噘,冲着天井里的水缸说:“把他丢进去泡个澡。”那只水缸是防火用的,常年盛着雨水,雨水里还游着些蝌蚪什么的。大家哄地笑了,都把眼光递给大真小真。大真小真就真的站起身,一甩辫子,四只手拾起王红旗的四肢,乱着脚步往天井里走。王红旗嘴里嚷着,身子在空中扭来扭去。到了水缸边,大真小真一用劲,将王红旗甩上缸口。王红旗身体一下子挣直,脑袋脖子和脚脖子卡在缸沿上,屁股悬在空中不肯落下。大真小真也不着急,按住王红旗的双手在旁边等着。等了一会儿,王红旗的屁股坚持不住,一点点向水面贴近。很快,王红旗便感到屁股上的冰凉,这种冰凉又慢慢向四周扩大,爬上他的裤衩和背心。这当儿,王红旗愤怒地看到,大真小真抖动着肩膀,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