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媒介对于审美-艺术的意义


□ 杜书瀛

  摘要:如果说对于其他价值形态(如经济价值、认识价值、思想价值、宗教价值等等),媒介 只是价值形成的途径、工具、手段,一旦价值创造出来,媒介可以丢弃;而且一种价值的创 造可以通过多种媒介实现。但是对于审美价值形态来说,媒介同价值本体不可分离,在审美 价值的创造过程中,媒介已经溶入价值本体运行之中,成为审美价值生长中的一部分;媒介 融入创造活动的结果之中,成为审美价值载体感性形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创造某种特定审 美价值,一般也不可实行多种媒介共享;在创造特定的审美价值时,这特定的媒介一般是不 能由另一种媒介来替代的。同时,一种新的媒介的产生,可能意味着一种新的审美价值形态 的诞生。
  关键词:媒介 审美价值 艺术创造
  
  麦克卢汉说,“媒介即讯息”。这话引起全世界的深思。
  我认为媒介不仅仅是“讯息”,而且是一种生产力。它在人类社会各个领域的发展、运行中 ,都发挥着不容忽视的作用;而对于审美价值的创造来说,尤其如此——媒介的作用不仅十 分显著,而且至关重要。
  
  甲
  
  如果说对于其他价值形态(如经济价值、认识价值、思想价值、宗教价值等等),媒介只是价 值形成的途径、工具、手段,一旦价值创造出来,媒介可以丢弃。打个比方,如同建筑楼房 ,媒介是脚手架,楼房一旦建成,脚手架可以拆除;又如,为了运送物资而搭桥过河,媒介 是桥,一旦运送任务完成,即可过河拆桥——就是说,对于审美之外的其他价值形态来说, 媒介是可以同价值本体分离的。但是,对于审美价值的创造来说,媒介绝不是可以拆除的 “ 脚手架”,也不是过了河即能拆除的“桥”。在审美价值的创造过程中,媒介已经溶入价值 本体运行之中,成为审美价值生长中的一部分;而且,媒介不但与审美价值的生长不能分离 ,同时它还融入创造活动的结果之中,成为审美价值载体感性形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举中国画的审美价值创造与媒介之关系为例。中国画的创作,离不了笔、墨等等工具、颜料 , 以及如何用笔、如何用墨等手段、技法——这些都是中国画的媒介。画家的笔墨、手段、技 法 等等,就直接溶入绘画审美价值的生长过程之中,并且最终熔铸到审美价值载体感性形式里 面去,成为其审美形式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就是说,一旦进入中国画的审美创造过程,并 且审美价值一旦形成,你就无法再把媒介(笔墨、手段、技法等等)同其创造过程及其创造结 果(审美价值)分离开来。齐白石画虾,其美就在笔墨之中,而且就在齐白石独特的笔墨之中 。你能把齐白石的笔墨同他创造的美分离开来吗?清代大画家石涛关于笔墨有十分精彩的论 述:“古之人有有笔有墨者,亦有有笔无墨者,亦有有墨无笔者;非山川之限于一偏,而人 之赋受不齐也。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能受蒙 养之灵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无笔也。能受生活之神而不变蒙养之灵,是有笔无墨也。 山川万物之具体:有反有正,有偏有侧,有聚有散,有近有远,有内有外,有虚有实,有断 有连,有层次,有剥落,有丰收,有飘渺,此生活之大端也。”①在绘画创作中——即审美 价值的创造中,由于山川万物之具体端状不同,更由于画家运用笔墨之“赋受不齐”,其创 造结果就会各种各样。其中,画家各不相同的笔墨,就溶进这各不相同的审美价值载体而成 为其感性形式的有机成分。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黄胄画驴、黄永玉画猫头鹰……,他 们的笔墨各不相同,他们创造的审美价值及其价值载体的感性形式也特色各异。石涛还具体 、详细地谈到各种皴法,而不同的皴法也就溶进审美价值的创造,成为其感性形式之一部分 。石涛列举皴法有十三种之多:“卷云皴,劈斧皴,批麻皴,解索皴,鬼面皴,骷髅皴,乱 柴皴,芝麻皴,金碧皴,玉屑皴,弹窝皴,矾头皴,没骨皴”等等。而皴法在审美价值及其 感性形式之形成中起了重要作用:“必因峰之体异,峰之面生,峰与皴合,皴自峰生。峰不 能变皴之体用,皴却能资峰之形势。不得其峰何以变,不得其皴何以现。峰之变与不变,在于皴之现与不现。”②那各种不同的“皴”,即溶入绘画美的创造过程,并在绘画完成时成为其审美价值载体感性形式的有机因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