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距离


□ 王大进

  一个盲人在触摸着寻找着自己的感知世界。声音里告诉着你一个昨天和今天交替出现的幻觉,触摸中有一个古怪的人……
  妻子可能怕我对她朋友的到来不够热情,所以事先就对我说要我保证礼貌些。我答应了。她的朋友是一位男人。你能想像得出来,这当然会在我心里产生一些小小的不快。她说她过去和那个人是很好的朋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从性别的角度好到什么程度我能想像得出来,而从朋友的角度好到什么程度,我则想像不出。我是个不相信男女之间有纯粹友谊的人。
  但是妻子告诉我,我这样的念头是非常龌龊和肮脏的。她说他们过去是同事,在一起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那时他已经有了妻子,所以他对她并没有什么非份的想法。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地呵护她,使她在那段时间很有安全感。她很依赖他。甚至,在我和她谈恋爱的时候,她专门征求过他的意见。他支持了她,或者说是他支持了我。如果没有他的支持,那么我是不可能娶到她的。
  于是我那天自告奋勇地提出要去火车站接他。火车是晚上十点二十才到达,我在站台外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接陵州来的顾先生。在这之前,我一直想像不出这位顾先生长的是什么样子,根据妻子对他的那种非同寻常的情感,我推测,他可能是个高个子,面目善良,心肠厚道的中年男性。出口处,下车的旅客如过江之鲫,背着或拎着各种各样的旅行包,顺着窄窄的铁栅栏,川流不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就那样站在那里傻等着,可是没有一个人来主动找我。出口处的人越来越稀落了,这我能感觉到。我心想是不是有了什么变化?
  正在我狐疑时,我听到了身旁有说话声。一个男人摆脱了车站里拉客女人的纠缠,朝我这里走来。“你是刘婕的丈夫吗?”我听到那个男人这样问我。我说:“是,你是她朋友?”他说,“是”。说着就拉住了我的手。我内心有些不快,说:“我自己能行。”——想到妻子对我的嘱咐,我笑了笑,又说——“别人看到我这样,难免会这样。我感觉很好。凭感觉我像有另一双眼睛一样。”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虚,我大步向前走了几步,并且摸到了一辆出租车的车门,打开,做了个请他上车的手势。
  妻子没有睡,正在等待我们的到来。我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听到妻子接过他手里的包,并且为他脱下外衣。“吃饭了没有?”妻子这样问他。“吃了,在火车上。”“那我为你去泡点茶。我家里有好茶。你过去对茶是最讲究的了。”妻子说完就到了厨房为他泡茶去了。我感觉他在客厅里站着,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才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我。
  “路上很累吧?”我说。
  我感觉他没有看我,说:“还好。”回答完这句话,他才又把目光移到我的脸上,打量我。我是什么样子?瘦瘦的,嘴唇薄薄的,脸色苍白,眼睛无神。我是一个瞎子。我并不是个天生的瞎子,而是因为后天的一场意外。从此我就失去了打量别人的权利,而听任别人来打量我,观察我,揣摩我。我成了一具雕像。我习惯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