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论原创的相对性


□ 金健人

  一
  
  由于理论的普适范围的不同,构成了理论的不同层面。如果是面对整个存在——它的物质的和精神的全部来发问,当然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层面;如果是面对一个学科范围内的基本问题发问,那是关于某一学科的专门理论层面;如果是针对学科内的局部问题发问,那会是些技术性或操作性的层面。理论的适应范围决定了理论的相对性,原创理论亦不例外。
  德国学者雅斯贝尔斯把人们公认的哲学家区分为三大组:第一大组是一些思想范式的创造者。他们鹤立于所有其他哲学家之前或之外,成为强大的哲学思想运动的基石。第二大组被区分为四个小组:第一小组是通过研究获得了自己的思想,这些思想为无止境的思维提供了可能性,并迫使人们继续向前思考。第二小组是预示思想幻境的根源性形而上学家。第三小组是些轻松活泼、其中也有穷追不舍的否定派的哲学家。第四小组则是那些创造性地建筑了哲学系统大厦的人。第三大组是些“在各自的学科中用哲学方法思考问题并借助于自己的学科发挥哲学的作用”的诗人、作家、神学家、哲学教授、国家首脑等人,“虽然他们没有给我们创造性的思想……但是,他们通过他们的作品在思想上起了比哲学还大的作用”。这样的分组,虽然作者本人也声明只是相对的,但却为我们的理论原创解决了定位问题。我们需要相对收缩自己的创新眼界,脚踏实地地进行理论原创。即首先是面对学科范围内的基本问题发问,或者是针对学科内的局部问题发问。
  以文艺理论学科为例。文艺理论的前十年是“方法热”的十年,总体表现为向内转,通过各种“科学方法”寻找使文学是其所是的“文学性”。俄国形式主义、结构主义、叙事学引入中国所提交的答卷尽管各有不同,但其借用语言学“工具箱”、在研究中排除历史和社会的操作特点却如出一辙。后十年的“文化热”,从对立极端立论,以解构、后现代来消解文学的学科界限,以解释学和文化学方法将理论从共时研究的禁锢中解放到历史和社会的历时研究中来。从目前的研究现状来看,这两种相互对立的研究倾向,其病因是一样的,都是把自己的理论过于绝对化。
  绝对化产生了双重后果:一方面它打开了全新的视域,达到了片面的深刻;另一方面,也带来了误导,造成了理论思想的混乱。其操作行为是把手段目的化,其内在机理是“去同存异”的减法思维。俄国形式主义代表人物雅各布森明确指出,文学研究的对象不是笼统的文学,而是文学性,也就是使一部作品成其为文学作品的东西。在这种理论眼光的审视下,由作者、世界、读者、作品四大要素形成的坐标图式中,无疑“作品”要素处于最为有利的地位。更进一步看,即使在“作品”中,在作品存在的多层次构成中,显然第一层的语音层次和第二层的语义层次就比第三层的作品世界层次、第四层的作品观念层次要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于是,在作者、世界、读者、作品这四要素合成的文学坐标图式中,前三要素被当作“外部因素”排除了。而在作品这一要素中,第三层的“世界”和第四层的“观念”、尤其是“观念”中的“意识形态”被无情地排斥了,而第一层的语音层次和第二层的语义层次则被合法地保留了下来。这样,问题的核心就聚焦到了“语言”,文学研究的重心也就转移到语言上来。“语言,连同它的问题,秘密和含义,已经成为20世纪知识生活的范型与专注对象。”当然,这个转移的过程在中国也是个缓慢地逐渐明确起来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减法思维”始终在起着主导性的作用。它可以将某一倾向在“理想试验室”里予以极端化而达到深刻的片面,从而发现在常态境况下难以发现的“原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