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6岁,半成年


□ 邓 霖

16岁,半成年
邓 霖

“某一个时候,当日子潮水般地退去,当一个人越来越老,一直老到没入日子的余辉里去,他的故事还年轻,年轻到可以从记忆中浮出来,那么,让我们听一听他的故事吧……”
一直很喜欢这样的开头,模糊得不着痕迹。下面的故事或长或短,或悲或喜都不要紧,把自己的事淡化到可以当作别人的往事来说——真是厉害!我是一个羞于谈到自己的人,自己的事一到嘴边,不是删去了重要的情节,就是丢掉了关键的人物,让人啼笑皆非。既然如此,就让我为大家讲一个故事吧,倘若你在故事中不经意地发现了我的影子,请不要见怪。毕竟,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我有爱我的爸爸,爱我的妈妈,他们宠我娇我溺我,我的学习成绩总是出类拔萃,我性格温和,小声说话,用词委婉,很轻的微笑,笑得一脸寂寞。但沫沫总是对评价我性格温和不以为然,她说那只是你的表面现象,你内心像喜玛拉雅山那般坚硬,你遭遇一点点风吹草动便像狼一样戒备森严。你必须改,否则你会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随着爸妈各自的公司的日益扩大,我发现家中的一切变了,我隐隐约约知道了爸爸有了新欢,就像这类所有的故事一样,有了成功的事业也就随之有了第三者,那么俗气,却又那么自然。对此我不动声色,只是在一次很难得爸爸回来吃饭的时候似无意地提起红极一时的《牵手》,我说我最讨厌那个第三者,甭管她对男主人公的感情多么高尚,在我眼中也只是龌龊。那一刻,我注意到爸爸的脸色苍白,我知道我的话取得了理想的效果,因为从那天起他们就再没吵架,没提出过分手——至少在我面前如此。
我的生日到了,我早就策划了这天让爸爸妈妈好好聚聚。我亲自到爸爸公司,并且颇有礼貌地敲门,无人回应。我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不自然的爸爸和不自然的脸上还带有红晕的秘书。“安安。”爸爸尴尬地叫。敏感的我立时注意到了爸爸沙发扶手上那浅浅的窝——那不该有的窝。我只觉得心中有什么在爆炸,炸成碎片,刀般割我的心。我深吸一口气,努力逼迫自己平静:“爸,今天晚上回家。”走至门口,我扭过头,“爸爸,忘了提醒你一句,不要在办公室干偷偷摸摸的事,注意影响,另外记得把沙发抚平。”说罢,无视他们的反应,我径直离去。
走出大门,我的平静轰然瓦解,胃开始抽搐,抽搐得我无法站立。我想沫沫是对的。我此刻被恨意包围,抛妻弃子不负责任的男人,还有勾引男人的花瓶女,我恨!



早晨睁开眼睛,我对自己说你16岁了,今天是你16岁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鼻子酸酸的,四周静静的,天还没亮,想落泪,一甩头恨自己不争气,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晚自习回到家,爸妈又不在,把门锁好,就甩掉书包,把自己重重地跌进沙发里,望着对面镜子中的自己,却又不甘心。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校园文学(花季号)》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