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梦而生


□ 储继红

  摘 要:古今中外,在许多以复仇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中都会出现梦这一典型意象。虽然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但从复仇主体的心理分析,大都可以视为人类潜在复仇情结的一种外显,本文试从此角度对复仇文学作品中的梦意象做一番探索性分析。
  关键词:梦意象 复仇意志 复仇情结
  
  容格说:“梦常常包含着那些‘想要’变成意识的幻想。梦的来源往往是被压抑的本能,它们有一种自然趋向要影响有意识的心灵。”
  梦意象频繁出现在古今中外典型的复仇文学作品中,且多有变形(如:神谕、幽灵、鬼魂等)。梦虽非复仇文学特有意象,但复仇文学作品中的梦意象与复仇主体的紧密联系、独特内容和作用诱使我们不得不解析一下这梦意象背后的心理因素。
  首先,复仇文学作品中梦意象的出现与复仇主体自身的复仇意志和复仇情结有着密切的关系。复仇之梦是复仇主体强烈复仇欲望在现实中暂时无法满足的缓冲、积蓄与折射,而复仇情结正是这种潜意识复仇欲望幻化为梦的内在动力。
  古人认为“万物皆有灵”,死者之仇不报,冤不伸,势必有灾祸殃及其亲朋。死者虽有灵,却已无力为己报仇,只有借梦求助于生者。但事实上,死者并不会、也不能托梦,这梦其实是生者强烈复仇意识、复仇欲望在无意识领域的一种折射。但从客观效果上来说,这梦却强化了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联系,令生者未敢忘其责,不得有丝毫懈怠。因而复仇文学作品中梦意象及梦的变形大多起着为复仇主体提供线索、指点迷津、强化其复仇意志等作用,如《窦娥冤》中,窦娥之鬼魂云:“门神户尉不放我进去。我是廉访使窦天章女孩儿,因我屈死,父亲不知,特来托一梦与他咱。”
  又如唐人李公佐的《谢小娥传》写到谢小娥的父亲、丈夫、兄弟经商途中皆为强盗所害,其父兄托梦给谢小娥以暗示,悲痛中的生者借梦拆字,得知仇人姓名,后几经周折终于大仇得报。
  在西方的经典爱情小说《呼啸山庄》里梦意象是复仇主人公希斯克历夫爱与恨等强烈情感的集中体现。希斯克历夫在心仪的爱人凯瑟琳死后,对他圈定的仇人进行各种心灵的、肉体的摧毁,在这期间他一直强烈地企求、渴望着凯瑟琳能入他的梦中与之相会:
  “他上了床,扭开窗子,一边开窗,一边涌出压抑不住的热泪。‘进来吧!进来吧!’他抽泣着。‘凯蒂,来吧!啊,来呀——再来一次!啊!我心爱的!这回听我的话吧,凯蒂,最后一次!’”
  尽管希斯克历夫的呼唤是诚挚的、热切的,但凯瑟琳却并未走进他无意识的梦里。她进入的是寄宿客人洛克乌德先生——故事叙述者的梦中:
  “一个极忧郁的声音抽泣着:‘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凯瑟琳?林憞,’那声音颤抖着回答……‘我回家来啦,我在旷野上走迷路啦!’”
  “这声音哭着说,‘二十年啦。我已经作了二十年的流浪人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