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十年间特快行


□ 丹 晨



最近坐了一趟特别快车。提速后的京沪线,夕发朝至,全部旅程只有十二个小时;沿途一站也不停,可说是一气呵成。列车挂十八节车厢,全部是软席。车厢是刚出厂的,崭新的,里面设施有的很新颖,除了盥洗间嫌过于窄小,使用不便;列车员基本上不怎么露面;饭莱不算可口,凭心而论,可说是一次比较舒适的旅行。
我在这个不长的旅途中,不免遐思联翩,想起了我以往的坐车经验。京沪线原是我很熟悉的经常走的一条道。半个世纪前,负笈北上求学,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听说要坐两夜一天36个小时,颇有点踌躇,觉得这是一次非常辛苦的旅行。家里给我准备了各种吃食,多得大概一个星期也吃不完;还给买了一张硬卧票,但我枕着咣啷咣啷的车轮滚动声,两宵竟都未睡着。
那时京沪快车要停靠三十个左右的车站。最麻烦的是过长江。从上海出发,到了南京,就把列车拉到站台外,把十二节车厢分解成三段,火车头来来回回每次推四节车厢到渡轮上。然后,渡轮把车厢摆渡过去。到了对岸浦口,火车头再分三次采来回回把车厢拉上岸,拉到一边连成一列。坐在车里,不断感到车头和车厢碰撞,就像有什么铁器往你腰里使劲撞击似的。这个渡江过程竟要耗费四五个小时还多,旅客只能枯坐呆等。直到1959年长江大桥建成,才算变成通途,把这四五个小时节省下来了。
在这沉闷冗长的旅途中,使我惊讶的是,同车有大批返校的老同学,虽然坐的是硬邦邦的硬板座,却异常活跃轻快,高谈阔论,嬉笑自若。每到一站,他们几乎都会下车活动散步买吃食。说到吃食,可热闹了!那时的车站很开放,小贩可以随意进站;有的站台很简陋,与站外几乎没有什么间隔。列车一进站,小贩们就大呼小叫兜揽生意,一片嘈杂声。从苏州檀香瓜子,无锡肉骨头,常州汤包,到符离集烧鸡,德州扒鸡、西瓜、梨……每一站几乎都有自己的地方名吃,可说是无所不有。那时东西也真便宜。用小绳编成小网兜装五个茶叶鸡蛋,只卖一角钱。符离集的烧鸡,三五角钱就可买一只。所以有些老乘客经验丰富,随身不带吃的,反正随时可以买到可口的食物。每站总有一群一群人,围着小贩。也有小贩递着食物到窗口兜卖的。车开动了,人们开始津津有味地品尝刚买的小吃。那时民风淳朴,做小生意的也多是农民,倒不曾听说有什么假冒伪劣,有毒有害的,除了卫生状况不敢恭维。确实可称为京沪线上的一道很有意味的风景。
到了1958年大跃进后,这道风景线忽然一下子消失了,再也没有那么丰富的吃食供应了。站台的管理也开始改进了,小贩们也不能再随意进出了。特别快车的停靠站也渐渐地少了,旅程的时间也愈来愈短了。你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社会确实是在变化中。
还说风景线吧,我第一次北上时,当行进在宁沪线,窗外一片绿油油的,水汪汪的,小块的田野,漫淌的河流,翠嫩的绿树,寂静的小桥,黑白相间的民居……像是一幅充满生机而又静谧的图画。我的心底似乎在与白居易的“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和鸣。那年头,火车沿线,有时还能看到农民踏水车灌田。大热天,大田里只有那么两三个农民,戴着草帽,有的还光着腚,背对着火车,在那里嬉笑着,一上一下踏着一个大水车,还指点着火车在说什么。我想,这么酷热,这么辛苦,竟还那么自在!其实是我不懂世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