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丹萍的世界


□ 巴 桥


巴桥:1975年生于苏州,曾在《钟山》、《人民文学》、《收获》、《作家》等刊发表小说数十万字,现居北京。
李洪喜已经死了十来年了。他死的时候女儿丹萍才十一岁,如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李洪喜是被车撞死的。因为厂里效益不好,李洪喜经常泡了病假,出去找点其他的钱。有一段他专门倒油票,从公车司机那买来富余的票,转手卖给没油票的司机,赚点差价,因此他在加油站出没也就成了很正常的事。那会儿加油站还很少,做这行的还挺多,所以汽车进站时,他们这些油贩子都会拥上前去。有一次,他太心急了,跑在了最前面,那辆东风大卡就把他的身体抛了起来,重重地撂在了油站开票的窗口,把里面两个女工吓得晕了过去。
李洪喜死后三个月,肖秀琴就改嫁了,新男人叫张文道,比她小两岁。按照邻里的说法,早在李洪喜死前半年,两人就勾搭在一块了,李洪喜的意外死亡无疑使他们省了很多麻烦。设想,如果李洪喜没死,并且还发现了妻子的奸情,事情又会怎样发展呢?当然,这只能是个再也无法实现的假设了。
所以,不知是那些风言风语传到了小丹萍的耳中,还是张文道对小丹萍不好,又或是其他的原因,毕竟,丹萍那时已经十一岁,有点懂事了。我们可以确认的是,丹萍从一开始就对张文道充满着憎厌和排斥。
女儿与后父的关系不睦,这很正常,但像丹萍做得这样绝的,还是很少见的。有例子可以说明。丹萍很小就帮着做家务,洗碗或者洗衣,自从张文道进入这个家庭后(对了,张文道住的是以前李洪喜和肖秀琴的房子,同入赘相似,但显然不叫入赘,按我们的方言,这样的情形叫“填黄泥膀”),丹萍还是照常做着这些事情。不过,不包括张文道的。吃完饭,丹萍会把自己和肖秀琴的饭碗以及所有的菜碟洗了,独独留下一副张文道的碗筷在水池里。洗衣服,如果肖秀琴已经把包括张文道的衣物浸在了一个盆里,丹萍还是会把它们挑出来,丢在地上,然后才开始自己的工作。这做法维持了十几年,只是后来肖秀琴和张文道又生了个女儿,丹萍把妹妹归在了自己的阵营,家务中添加了涉及妹妹的一块。凭良心说,丹萍对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还是很不错的。
还有,在李洪喜死了一段日子后,邻里谈话,问起丹萍,你爸爸怎样怎样。邻里那会儿说的是张文道,丹萍就会把脸一竖,谁是我爸爸,我爸爸已经死了。几次之后,邻里说话时也受了丹萍的影响,李洪喜是李洪喜,张文道是张文道,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个是丹萍的父亲,一个是肖秀琴现在的男人。从这点来说,邻里是很赞赏小丹萍的,这姑娘有骨气,这姑娘倔,这姑娘懂事早,是他们对丹萍一贯以来的良好评价。
时光忽忽忽的,一下子就过去了十几年。现在,李洪喜已经基本没人提起了,肖秀琴都五十岁了,就连那个小女儿都已经升了初中。丹萍中专毕业后,进一家公司做会计,刚刚还通过考试,拿到了助理会计师的证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