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就是青藏高原


□ 杨继仁

多吉师傅如顿河哥萨克骑兵,上嘴唇上那两撮小胡子神气的向上弯曲着,傲慢地翘向黝黑的两頬,头一动,便一颤一颤的,撩拔着呼呼山风,闪晃着灼灼阳光。
那不是阳光,简直是燃烧的火球迸发的燎烤。站在高耸的江孜宗山古堡上,太阳离我们如此之近,扬起手掌,向上的掌心倾刻烫热,在地上投下一块漆黑的阴影。
多吉师傅带我们爬上山之巅,堡之顶。我们大口大口喘着气,两腿软得直想往地上溜躺,而他,嘴角一丝丝微笑荡过平静的脸,没事人一般,只有那威风凛凛的小胡子抖弄着阳光。正在山顶的几个老外一看见这个头戴藏帽的剽悍男子汉,尤其那风情万种的小胡子,逗得他们满嘴哇哇直叫,在自己光溜溜的嘴上摸摸,然后一摊双手,遗憾的耸耸肩摇摇头。多吉师傅神情淡定,目光越过他们,落在山下那城那河那河谷平滩上,散漫开去,柔和起来。
江孜古城就座落在宗山下,千年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在这里交汇的冈底斯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城市不大,灰扑扑的矮平房沿着山脚次第排开,面向一马平川的河滩地。弯曲的河水盛满金色滚烫的阳光,不动声色的淌过丰饶的河滩地,消失在远处起伏的山峦中。河两边的青稞熟了,一群群藏族男女扬着木杈,将青稞粒抛向空中,麦壳随风飘洒。一只只牦牛和马儿在地里悠闲地啃吃着,偶尔抬起头,黑亮亮的眼珠子盯着蓝得发亮的天空,天空中的云彩如白银镶就,白得透明,白得晃眼。
“他们就从那里跳下去的。”
沉默寡言的多吉师傅突然指着前面的悬崖,嗓言低沉,翘起的胡子忧伤地垂了下来。
山崖前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用藏汉两种文字刻着,“跳崖烈士永垂不朽——抗英烈士跳崖处”。碑座四周堆满了哈达,碑顶垒着玛尼石。一百年前,1904年,就在这里,就在这城这河这河滩地这高山上,不屈的藏族兄弟呼啸而起,反抗从印度进犯的英国侵略军,捍卫着中国领土的完整和尊严。他们用猎枪弓箭抗击着用步枪大炮武装起来的入侵者,鲜血染红了那河那滩地,最后退守在这座昂然向苍天的大山上,缺粮更缺水,唯有苍莽的群山和翠绿的河谷与他们并肩。
“一两千人呀,就从这里跳下去的。”
多吉师傅的声音渐次低了下去,闪闪的阳光被他深黑的眸子吞没。
我们默默肃立在这里。肃立在似乎在变冷的阳光下。在我们从前的记忆里,只有狼牙山五壮士伟岸的身躯,此时此刻,深深迭合上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与狼牙山五壮士一样成为我们永久的神圣记忆。
“那就是青藏高原……”远远传来这熟悉的歌声,挟着山风,碰撞山岩,苍凉悠长,入耳入心,格外亲切,与平时听完全是别一样的感觉。

翻过海拔五千余米的米拉雪山山口,汽车如草地上撒欢的牦牛,沿着峡谷轻快地盘旋而下,向着被誉为西藏江南的林芝地区跑去。
多吉师傅专注的开着车,不怎么说话,本来我们相识才不到二十四小时。一路上我们问这问那,他用最简短的语言回答,然后是长久的沉默。转过一个山弯,多吉师傅突然降低了车速,汽车蹑手蹑脚往前开去,生怕惊扰了什么。多吉师傅半扭头撩眼看看我们,一抬下巴,主动开口了:“他们去拉萨大昭寺,朝佛。”我们直起身子,抬头看着窗外,只见公路边有四个青年藏民,向前走三步,高举双手,手上套着钉着铁皮的木掌,在头顶拍响,然后在额际、在胸前各拍响一次,整个身子往前一扑,如雪山的雪崩,头、四肢和胸膛都匍伏在大地上。大地拥抱着他们,他们亲近着大地。头顶是神圣而高远的天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