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处漂泊


□ 崔 苇

当代都市小说创作中,“家园”和“漂泊”同样也是相当重要的意象。也许我们过多地看重了都市小说的欲望化书写,看重了喧嚣中个性的挣扎与失落,却较少地了解都市小说“寻找”与“流浪”的倾向。都市的“家园”不仅是身心的处所、环境和人际关系,更重要的是稳定的精神依托、默契深刻的信赖关系、理想化的生存方式。都市人有这样一种既强烈又模糊的向往,但他们的具体行为往往处在迷惘和错乱之中,还无法勾画出美好家园的图景。更值得注意的是,都市人有意或无意的寻找过程往往是复杂隐秘的,内心和行为充满矛盾,情绪充满焦虑,由此,他们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心灵漂泊之路,甚至开始厌恶唾手可得的理想状态。个性欲望背景中的都市情爱是这类小说中恒定的内容,浅露的作品使读者看到的仅仅是伤感的爱欲,有意味的作品则微妙地勾画出心灵漂泊的轨迹。
范青的作品应该属于以情爱描写见长而又意味深长的小说。在《水晶苹果》中,女主人公需要面对两个情人进行选择、定位和探寻。她首先在主观上将两个情人定位为柏拉图式的情人,这就是说她看重的是男人给予女人的那种精神关怀和心灵默契,近乎审美意义上的爱。也许具备了这个条件之后,她才敢于尝试别的欲望,她不想做通常意义上的偷情者。
拒绝便意味着怀疑和恐惧,这种心态在无聊的都市生活中比比皆是。本来是一番美妙的情景和归宿,一旦走去,却发现与想象相去甚远,不是寡淡无味就是黔驴技穷,甚至干脆就是一个陷阱,让本来激情万分的人痛苦不堪。所谓开放的文明人就是这样脆弱的怪物,果真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他,立刻就感到自己正在上当受骗。这种怀疑和恐惧到了《名叫苏泽的男人》里面,直接变成了赤裸裸的逃避和不负责任,就好像受害者又反过来骗了别人一把。苏泽是婚姻不幸的男人,没想到离婚之后却与妻子的女友沈欣迅速成为情人,沈欣让他重新享受女人的温存和怜爱,这也许是上苍对他的补偿。但苏泽潜意识中要的不过是一夜情而已,当沈欣认真地做出要跟他当同居情人的姿态时,他立刻陷入极度的恐慌,生怕遭到女人温柔的算计。于是苏泽就充当了一回感情骗子和“忘恩负义”的小人,狼狈不堪地逃离沈欣而去。苏泽患上了对女人的恐惧症,似乎对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不敢信任,他丧失了爱的激情也不相信爱的存在,惟一能做的就是逃避。需要指出的是,苏泽是寻觅的同时加以逃避,既需要女人又害怕女人。他避开沈欣,又不辞辛苦地与网上的情人亚亚见面。亚亚虽然对她款款深情的样子,却不肯与他在旅馆里做爱,只想成为他精神上的情人,这一招让苏泽大失所望甚至痛恨不已,似乎又是另外一种上当受骗。但我们最终还是不知道苏泽究竟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要逃避什么。
范青的新作《脸》更以看似随意平淡实则精心微妙的方式,以表面上波澜不惊的人生游戏,透露出焦灼无奈的情感体验,表达了寻觅与逃避的双重失败后的空虚与绝望。可可是都市的白领小姐兼单身贵族,她不知道身心的归属何在,无法体验自己的情感要求,无聊苦闷的情绪使她窒息。为了打破这种生存氛围,她听从劝告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面对可可这样条件优越的知识女性,好奇心浓厚的男人们果然鱼贯而至,然而每一个“崇拜”她的男人都让她无法忍受。房地产中介向伟规规矩矩然而循循善诱地介绍自己的优长特点,那番可笑的情形仿佛在推销房产;美术老师棕油树看起来是善解人意而且能够指导人生的好男人,实际上他是妻室在身,只不过是出来寻找偷情的体验;卷心菜是位离婚的商人,看起来不拘小节、慷慨大度,但他结婚的本意是要找一位有知识有教养的高级保姆;欧文倒像彬彬有礼、温柔谦和的男人,但他绕来绕去所探究的问题仅仅是是否可以同居而不结婚;卖防晒霜的吹风机同可可见面并赞美了她的皮肤之后,更是直言不讳地向她推销自己的产品。至于可可的朋友余东和咖啡店的老板荷兰猪,也似乎仅仅是看着她如何把自己打发出去的奇怪看客。而在可可的内心深处,实际上还有一个真正心仪的男人,她每天都通过录音电话向他倾诉深情,那个人也许是她过去的情人,也许根本就不存在。
《脸》是一篇辛酸精致的小说,写到情深幽静之处,便见到惊心动魄的虚无感,可可小姐就在虚无的波浪中漂流。其实可可并非心高气傲的女子,她已经把理想降到了最低限度,她不敢奢望有多么美好愉悦的家园,只是心力交瘁万般苦闷,想有一个栖息之地罢了。但即使如此,她也无处漂泊。当我们告别过去而踏上流浪之路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失去了寻觅的机会和能力。但不管怎么说,可可小姐尽管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毕竟知道了自己不想要什么,惟愿她能够从不断的挫折和否定中找到通往新家的出路。
责任编辑向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