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怎样走出忧郁症的


□ 芨芨草

那是1997年秋天,我得了忧郁症,痛不欲生,曾经有许多次想像鸟儿一样从楼窗飞出去,结束自己的生命。我那时主要的感觉是自责,总觉得自己没用,情绪沮丧,同时对生活充满恐惧,总觉得生活毫无意义。
病中的我渴望亲情又漠视亲情,想起苍老的父母不再年轻了,我就流泪。我总是病态地问自己:为什么父母会老?我为什么也不再年轻了呢?如果人会老去,死掉,人为什么还要生呢?我哥打电话来询问我的病情,我不听他说话的内容,只听见他的声音,我就会痛哭失声。与此相反的是,我对身边的妻子和女儿却很漠然,我常会病态地想,她们是谁呀?和我有什么关系呀?那时的我对妻子和女儿一点都不亲。
我觉得我就像浮萍,就像被风吹起来的羽毛,在空中飘摇,无依无靠。我总想抓住点什么,但总也抓不住,总想让谁来帮帮我,但又不知道让人帮我什么。
这样病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我突然明白,我可能是得病了。
我的情绪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是什么让我内心积累下这些疾病?
我开始梳理我生病前一大段时间的生活。
那时,我在一家报社做执行主编。这份报纸是在我的主持下面世的,全国发行,4个月内,从零份飚升到12万份。我为这份报纸倾尽了全力,有完美倾向的我在这4个月中几乎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我一心想着让报纸发行量上升,非常惧怕它跌下来,因此,我内心中那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一刻也不敢放松。
因为这份报纸的成功和影响,那年,我所在的那家报纸的主管部门鉴于报社的成绩,同意报社拿出100万元给员工买房。这100万元分下来,报社里的每一个在编员工都分到了一堆钱,最少的7万元,最多的18万元。我是那年买的房,是自己花的钱,我自己的钱不够,还借了一些,我多么希望我也能分到一些钱啊!可是,因为我编制没在这家报社,我没有分到一分钱。我们报社的领导也没有想到安慰我一下,整个分钱过程中,他也忙着数他分到的钱,忽略了我的存在,忽略了他们能分到钱与我给他们创下的工作业绩密切相关这个事实。
理清了这些后,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得了忧郁症后每天早晨起来,夹着包,高高兴兴下楼,但一想到是去上班,心里就一翻个,情绪就失控是什么原因了。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我觉得,我为单位立下汗马功劳,单位在分利益时没人想到我,单位愧对我,亏了我了。
我觉得应该劝解自己,我就把这些事写成了一篇文章,题目叫《不要向私企老板邀功》。在文章中,我把自己写成是一个给私企老板打工的高级打工仔,我在文章中痛骂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给老板打工,虽然创造出不菲的价值,但老板给了你工资了。在老板心中,那工资就是你的付出应得的报酬,在拿了这些报酬后,就不要再贪得无厌的想要额外的报酬了。你是个打工仔,如果你觉得老板给你的报酬少,你可以辞掉老板,跳槽啊!
这篇文章写完后,我心里轻松了不少,把单位分钱的事看开了许多,不去想它了。再去单位上班时,心里也不那么一翻一翻的了,平淡了许多,但对单位也没有了热情,没多久,我就和领导提出辞职,离开了这家报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科学养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