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常突围(长篇小说连载)


□ 舒中民

  

  文/舒中民

  他的晋升之路也是突围、重生之途。

  ——题记

  第一章 高层传出绝密人事消息

  一

  肖志铭掏出左轮手枪,打开弹仓检查里面的弹药,子弹是满的。任市公安局局长四年、政法委书记两年,只知道自己有配枪,但从来没领出来过,更别提使用了。左轮手枪是近年配发公安机关的,他以前在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时都没有玩过。为了顺利掌握击发要领,他还特地打电话给刑侦总队的枪械专家龙飞飞,向他请教。

  终于弄懂了左轮手枪的性能,肖志铭把枪插进腋下的枪套,站起身喊了声: “小刘。”

  “到!”一个身材魁伟的小伙子走进办公室。

  “小刘,辛苦你,今晚还要麻烦你送我到省城去。”

  刘达宁是武警部队的现役士官,跟肖志铭两年了,很有眼力,对官场的套路也熟络,肖志铭用起来非常顺手。

  挂着武警牌照的别克君威离开市委大院,融入了浓浓的夜色。肖志铭闭上眼,想休息一会儿。这些天麻烦事太多,部署两节保卫、接待最高法冤假错案核查组、接待涉法信访人员,眼看年底了,弱势群体的温饱、权益问题又摆上了桌面。特别是上半年遭强拆的三户村民,让他费尽了脑筋。

  当时,为了确保国家重点工程岳巴高速公路顺利施工,市委指示他与分管交通的副市长李方宏带领征迁干部、政法干警配合北京来的施工单位强制拆除了吴巴县灵楼镇肖家村的三座茅屋。其中一座茅屋的主人是八十多岁的毛陶氏,儿子陶南强四十多岁还没娶上老婆。毛陶氏死活不搬: “我六十年没离开过这座房子,老头子是死在这里的,我也要死在这里。”陶南强更倔: “我娘老子不愿搬我就不搬,谁动我的房子我跟谁拼命!”

  四月初的一个晚上,征拆办的工作人员突然闯入拒绝搬迁的人家,拖的拖,抱的抱,把人全部转移到邻村的村民活动中心,然后用铲车把茅屋推倒铲平。这个晚上,陶南强上山狩猎去了。等他回来,蓦然发现茅屋不见了,老娘不见了!陶南强像被猎户逼得无路可走的困兽,扛着猎枪在附近的村落里乱窜。在邻村的村民活动中心,在毛陶氏的嚎啕声中,他的猎枪开火了,四名征拆办工作人员中弹,好在都是轻伤。

  枪声震惊了省市有关部门。法院快审快结,判处陶南强有期徒刑一年。毛陶氏听到儿子被判刑的消息,撒手离开了人世。

  每每想起这件事,肖志铭心里就隐隐作痛。但他也没办法。依法依规合情合理,是他的做人原则,也是政府政法工作的原则。有些伤痛不可避免,政府只能尽可能地予以补偿。今天,肖志铭就是在接待这起强拆事件的另两户当事人的上访。房子拆了,但补偿却没有全部到位,村民找征拆办没有结果,便把气撒到政法机关身上——那天晚上他们看到到处都是着装警察,便认定是警察拆了他们的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啄木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啄木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