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海岸边的货郎与老二媳妇(短篇小说)


□ 刘水清

老二出海了,老二媳妇认识了来村里卖货的货郎,两个人的情与爱成为这个春天的故事。可老二怎么办,他会怎么应对呢?

  

   春天的羊角畔就像掺了白糖的冰,晶亮透明,天空蓝嫩蓝嫩的,海水碧透碧透的,空气也是腥甜腥甜的。海上造船的声音叮叮当当地传出老远。可大部分船都出海了,畔上空荡荡的。畔上有个叫老二的出海了,老二媳妇就在场上晒墨鱼干,老三掮着犁走过来了,说,嫂子,晒场呀。嫂子只“嗯”了一声,就又低头干起了活。

   春天的羊角畔空空落落,造船的声音一停,空气就寂寂然,岑岑然,仿佛老僧入了禅似的。老二的船已走了近一个月了,媳妇又没孩子,在家里好不孤单。孤孤单单的就想着心事,可是黄海是浩渺的,它是太平洋的一部分,太大了。有一次,她听老二说,在船上他见过韩国女人和日本娘儿们。可是自己出门跑过最远的路,就是去大姨家,翻个小山,再翻过一个小山就到了。女人深知自己的男人走了好长时间了,而春天的天又老长老长,没有尽头。她不是个饶舌妇,从东家走到西家。所以耽溺在家里摆弄那些墨鱼干鲅鱼片,就很孤独。这时小巷里传来货郎鼓的声音。每年春天,货郎都会来畔上兜售他们的洋货,什么针头线脑呀,围巾手帕呀,铜盆皂盒呀,苏打烧碱呀,走街串巷,声音异常亲切招摇。畔上的胡同,像布迷魂阵一样,纵横交错。畔上的女人又多,均吃鱼玩水,长得又俊,所以货郎一来了,就拉不动腿了。女人全从家里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孩子。货郎就把他的东西摊出来了,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一块手帕,一枚顶针,女人看了又看,戴了又戴,装着要拿走的样子,货郎急了,你们还没开钱呢。货郎见女人在逗他,也就红了脸。畔里的女人,是吃鱼长大的,因而都极度丰满,就像那鱼肉一样白嫩嫩的,馋人。

   女人风卷残云一般卷走了一些东西,这时老二媳妇才过来了。老二媳妇一来,那货郎端量了她半天,这女人长得那身坯脸蛋儿不胖不瘦,温静静、水润润,声音也甜丝丝的。大哥,进屋喝水吧?哦,不渴,不渴。你买货吗?我看这手巾就不错,买一条吧。女人看他那脸可能半年没洗,云一块雾一块的,那黑髭乱糟糟,咋咋呼呼的,有一种野性的美。看老二媳妇仍在端量,又说,买一条吧,我给你便宜点儿。货郎摇着货郎鼓一样的头,东张西望地看那些女人走远了,就诡秘地说,快买快挑,她们走了,我给你便宜一点儿。女人有些慌张,脸色醉红,乜斜着眼儿看着货郎,大哥,你好洗脸了。卖卖这些东西,到对面河里洗去。反到河里洗,我家里有水,我给你端去。不用,不用,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四海为家。这女人就要进门端水去,又被货郎一把扯了回来。货郎是故意扯女人那有酒窝窝的小手儿,可能扯重了些,女人就“哎哟”一声,那声音很低,就像小猫咪咪,小鸟依人。货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就又低头鼓捣他那些小东西。这针你多拿点儿吧,日本货,手头紧就先放着,不用开钱。女人咬着嘴唇低头不语。胡同静静的,没有人声,也没有鸟语。货郎把货郎鼓拿起又放下,没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