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考:己之矛与彼之盾


□ 胡修江

想去批评,自己恰恰又是高考的受益者,想去赞扬,那实在要违背自己的良心,考试的日子何其痛苦,青春的时光何其宝贵。没有高考,我们将怎么样安排自己的一生?

多年之后,我一直忘不掉自己有一点变态、扭曲的青春“狂想”:我坐在课堂上,那个胖胖的和校园打扫卫生的老太太有点相像的老师在唾星飞舞,突然,一把凌厉的小刀从讲台下飞出,把她钉在了黑板上,那只拿着粉笔、列着算式的手还在高高举着,像一个受难的耶稣……小刀飞出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没有人知道它来自何处,而我,则在一群喧嚣中进行着一个人的精神狂欢,踏歌、起舞。
那个老师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她正在我高中的课堂上细心地讲解一道具有代表性的数学题,而那个试图出刀的“刺客”———就是我,之所以有如此的“狂想”,竟然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喜欢数学,但高考又必须考好,否则我就会落榜,重新站立在家乡的土地上,耕耘、播种、收获,汗珠落地摔八瓣,面朝黄土背朝天。然后,我违背自己的性情,忍耐、坚持、麻木地进行着艰苦的学习,我把早晨大把的时间花费在英国的语言上,叽里咕噜地背着、读者,我的《约翰·克里斯朵夫》静静地躺在宿舍的床头上;我把晚上几个小时的时间让给我的数学,列着算式,加减乘除、开方平方、微分积分,垂直相似,我的心爱的口琴、笛子则龟缩在抽屉的某一个角落,“大音希声”。因为喜欢读书,喜欢语文,所以成绩较好,没想到我竟因此不得不把属于语文的时间无偿地转让给我不喜欢的数学,英语,因为在高考的舞台上,它们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多年后,我从师范中文系毕业,理所当然地来到一个沿海的城市做教师,然后,我又从课堂上专业的“文学解读”到课余时间的“约翰”“聂赫留朵夫”“普鲁斯特”和“屈原”“李白”与“苏轼”,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自由的阅读、自由的写作,自由的文学漫游。在某一午后的寂静光阴里,我突然想到了曾经的“狂想”,那样的日子是熬过来的,曾经的青春时光,压抑自己的本性追求而去“含辛茹苦”地学习着、进步着。但是,现在———
我的英语似乎已经堕落为初中的水平;
数学学了几多年,好像直到现在我算账的本领还是一塌糊涂;
力学的深奥、化学的玄妙,今天也只是依靠普及的科学读物来了解……
假如我把那些时间都用来读我的文学书籍,我又何必在今天重新翻开已经不适合工作节奏的大部头的著作?假如我在闲暇的时间继续我的对于音乐的喜爱与陶醉,我又何至于连简谱都不识一个,只能瞎哼哼几句流行歌曲?转了一个圈,我重新回到了原点,回归了自己最初的下意识选择,选择了与书为伴,与笔为伴,书写着人生的喜怒哀乐。高考,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可是,当我端起一杯清茶,轻轻地呷到口中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座城市车流如梭的街道,一群带着家乡口音的农民从我的窗前走过,肩上,是磨破的衣服。我又猛地一惊:假如我不把那些时间转让给英语或者数学,我的生活之路又该是一个什么样子?我有时间坐在午后的阳光里喝茶,买自己喜欢的书,写自己喜欢的文字么?我本是一个农民之子,我的根在土地上,连同我的身体,从小学到高中,我身边走过那么多同学、同乡的身影,今天,他们依旧还是坚守着土地,不是出于伟大的气魄,而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也就是说,对于我,对于中国千千万万的学子来说,买一张进入大学的门票的价值要远远大于对本性追求的价值,没有高考这块砖,你就很难敲开命运这扇门。用一个通俗的比喻,高考就是“100”左边的那个“1”,没有“1”,再多的“0”也没有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