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碎 舅


□ 梦 也

我有两个舅舅。大舅12岁就给人当长工,那是在距家很远的徐家套子,后来娶了一个寡妇,夫妻间恩爱一生,一共生了七个儿女,其中一个是个半超子。大舅解放后还当过一段时间的大队支书,他是个黑脸膛,脸上有一股子凶气,但人并不怎么厉害,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高兴的时候还跟我们做外甥的开玩笑。
碎舅呢,面容虽然和顺,但老是板着脸。有一年春节,我们去给他拜年,刚坐下,就听见表兄赶着几头牲口进了院子。牲口刚到河里饮完水,不知怎么就惹恼了表兄。不一会儿,我们就听见,表兄在后院里打牲口,折腾的响声很大。碎舅坐不住了,转身进了后院。我们觉得架势不对,赶紧往后院跑,果然,碎舅发怒了,夺过儿子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抽他。表兄抱着头,拼命地躲,喉咙里带着哭声。我们把碎舅抱住了,重新回到屋里时,碎舅哭了。他是被儿子气哭的,当时我想犯得着吗?为一头牲口?我看见他在卷一支烟,手却抖个不停:“狗日的,太不懂事了,一个喑哑畜生,犯得着那样去打么……”他骂道。
那时碎舅已经老了,成了一个干瘪的老头,但火气挺旺的,动不动就发火。能看得出家里人都挺怕他。
这些都是过去的印象,关于他,早年间的那些事,都是别人说给我听的。

碎舅年轻时挺精神,干活做事,走路说话都有一股子劲头。虽说个子不高,但也看不出什么缺陷,像他这么个人,个子不高好像倒成了优点。
人要活得像个样子,没有精神可不行。在任何情况下,精神不能倒,这一点很重要。
碎舅在董石脑家当长工,虽说是个长工,但长工跟长工就不同。碎舅看起来,不像别的长工,邋邋遢遢,就知道下个死苦,他有些城里人的派头。
碎舅在来董家之前,曾给海原县的一户姓单的人家跑过腿。这家是个商户,在县城开着几间绸缎店。他家的货一般都从兰州进,生意比较好。碎舅曾跟着主人去过几次兰州,算是见过一点大世面,知道人活着却能活出许多的不同来。
那么他不好好干着,为什么要离开单家呢?据他说,是因为单老爷想招他做女婿。如果换成别人还巴不得呢,可他没答应这门亲事。他嫌单家的小姐是个豁豁嘴,要不他怎么会不愿意呢。
碎舅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就来到了乡下的董家,给东家喂马。董家养着七八匹马,还有耕地的骡子。成天操心这些牲口,也够他忙的。不过活倒轻省,每天把马赶出去放放,顺便铲一捆苜蓿,给牲口当夜草。
他时常用一只长刷子,梳理马的鬃毛,马的皮毛梳干净了,毛色就显得光鲜,走起来就显得精神,脖颈扭着,四只蹄子轻轻地点在地上,像跳探戈舞。董老爷见了就高兴。他还喜欢给马洗澡,过几天就来一次。
大概,董家的三姑娘也喜欢他的勤快样子,每次给马洗澡,她就走过来,顺便提来半桶水。可是给马洗澡她插不上手,就只好站在一边看着他忙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