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捕捉


□ 蒋亚林
捕捉
蒋亚林


  1.电话
  
  靠近三点,老游午睡起来,小便,洗脸,叼一支烟,蹬着自行车往文联骑。这是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至今老游已骑了十年,早已油漆斑驳,灰不溜秋,骑一路响一路,咯吱咯吱。老游骑着它慢悠悠来到单位,下车把车锁上。
  文联是一幢灰不溜秋的小楼,在整个机关大院,就数这幢楼最矮最小,最破最旧,整个看上去像个破衣烂裳的小脚老太婆。老游笃笃笃上楼,双脚在挂着白底红字“创作研究室”小招牌的门口立住,手伸向裤子口袋摸钥匙。钥匙一大串,上面有许多早已作废却又无暇清理的无用钥匙,状态极像一大串透熟了的秋葡萄,足有半斤,老游一不小心,哗啦一下,脆生生动听悦耳地掉到地上。
  老游打开办公室门。办公室里空空,胡老头子没有来。胡老头子不可能来。胡老头子都老头子了,每天上午来一下,喝喝茶,翻翻报,消磨消磨时光,下午就在家陪陪老伴带带孙子打打麻将。胡老头子不来老游心里窃喜,他这下可以定定心心踏踏实实打一串电话了。老游下午三点钟起床,在家本可以从从容容与朋友通话。可在家打电话毕竟花的私家银两,而老婆因家里电话80%都属老游专用,一直觉得过分,因此制定了一条政策:每月话费由老游缴,铁板钉钉!而老游每月工资到手向老婆上缴一笔铁定数字后,已所剩无多,还要抽烟,还要泡澡,还要时不时心痒痒地一咬牙到发廊洗个头甚至敲个背什么的,这就使得老游在诸多生活琐事上不得不大行节约之风了。
  老游将办公室门一关,点上一支烟,开始坐下来打电话。
  老游第一个电话打给郑清。郑清是他大学同学,大学四年,一直睡上下铺,彼此的臭袜子味都很熟悉。郑清如今混了个正处,虽说位置不算多高,同学中副厅正厅的都有,可在市委组织部,属风水宝地,这就成了一艘地下核潜艇了。老游因此动不动对他来一句“苟富贵勿相忘”呀,隔三岔五骚扰他一下。
  电话通了,老游开口就摔给他一句,郑大官人,瞎忙什么呢?
  是老游呀。开会,没法子呀。
  哎呀呀,现在什么时候了,你们怎么还搞文山会海那一套?
  郑清笑,你小子,又站在高岸上说风凉话了。
  岂敢岂敢。我们小民百姓哪敢对领导不恭敬呀。冒昧问一句,今儿周末,郑大官人晚上总不至于又有什么事吧?
  怎么,阁下又想捣什么鬼?
  你看看,一开口说话就这种态度。你说说,对领导我们敢捣什么鬼,无非不就是想巴结一下,请郑大官人赏光吃个晚饭。
  又哪个?
  刁大嘴。今儿总不至于又没空吧?
  噢,对不起,今儿我还真有点事。
  哎呀呀,你什么意思哎,请你吃饭,又不是逼你吃毒药,干嘛推三阻四的?人家上个星期请你,你说有事,好罢,有事就有事吧,可今儿还不肯赏光,这就有点过份了吧?
  哪里哪里,阁下言重了。不过老游呀,你我老同学,不必绕弯子,坦率地说吧,我不想吃那个什么刁大嘴的饭。还有一句话我说了你老弟可能不高兴,我劝你从今往后少给我下套子,没事还是安安心心在家写你的文章。
  老游听郑清这么说话,心里不快活,郑公你应该是知道的,我这人最讨厌人在我面前指手划脚作指示。
  郑清连忙打哈哈,你看你,又乱想了。
  是的,我喜欢乱想。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这些小公务员就这么个心胸境界。
  又说远了。好了好了,你给刁大嘴说,那个事我会放在心中的,等一等我会想办法的,但干嘛要吃饭呢?
  你当然啦,肚里油水厚,一个晚上几处请,吃饭要像皇帝老儿翻牌子。
  你别激我,你怎么激也没用,饭我肯定不去吃。
  老游脸苦成了窝瓜,你这就让我太被动了,我都答应人家了。就在“又一春”。又没有别人。来吧来吧,吃过了还可以……
  不能玩噢,告诉你阁下,这两天正严打,你别往枪口上撞哟。
  罢了罢了,别又给我上课,老游把电话往下一挂。
  老游第二个电话打给桃子。
  老游这次通话与前面相比,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版本两种风格。对郑清,老游是直来直去,摔摔掼掼,有时甚至拖枪夹棍。可跟桃子,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下变成了江南丝竹,委婉缠绵,低回温婉,用词吐语,甚至每一个“嗯”“呀”之声,都不像从唇齿间发出,而是从油管里流出,细腻而滑溜。
  你好呀桃子,想我啦?
  死东西!下午打你手机为什么不接?
  嘻嘻,在路上,没有听到哎。生气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