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色的村长和妇女主任


□ 杨 军


王拐湾村的村长王八高是个全村出了名的老色鬼,自打他20多岁当生产队小队长时,就开始调戏上海下放女知青,险些被送去蹲班房。现在都50多岁的人了,还经常干些敲寡妇门,摸小媳妇奶,掐老婆娘们腚的事儿。
这么多年来,虽然王八高一直贪色耍流氓成性,但始终没有人去告他,因为他有一套占便宜而不被告发的本事。他对自己相中的女人一般都是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办法,先利用工作之便主动去接近再施点小恩小惠,玩点领导“关心体贴”之类的惯术,争取给喜欢的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之后才施展满足他个人色欲的伎俩。说来也该王八高这个色鬼走运,这几年农村时兴劳力外出打工热,王拐湾村的大部分男劳力常年在外打工挣钱,家里扔下妻儿老小,有个别爱风骚的女人忍耐不住孤独和寂寞喜欢招蜂引蝶,这就使王八高有机可乘。
对王八高的所做所为,村民们个个都是义愤填膺,但大多数人是敢怒而不敢言。最近王八高又看上了妇女主任罗小花。
罗小花今年刚满30岁,是4年前从别的村嫁过来的媳妇。她年轻漂亮有文化,丈夫在县城当工人。罗小花为人心真口快,对人和蔼可亲,自打当选村妇女主任以来,王八高无时无刻不在想把她弄到手,天天像一只馋猫似的围着罗小花转来转去。王八高经常借故把罗小花叫到一边,单独对她进行指导“工作”,可是每到“关键时刻”,罗小花总是找个理由借故躲开。一计不行,再施一计,王八高曾试图在酒桌上将罗小花灌醉,但罗小花始终是滴酒不沾。简直是黔驴技穷了,但他从来就没死心过,他发誓不把罗小花弄到手他决不甘心。软的不吃,王八高就来硬的。
一天晚上,村委会的几个干部请乡长吃罢饭后,乡长驱车回去了,王八高说他喝多了,非要求罗小花送他回家不可。罗小花无奈只好答应了他。王八高似醉非醉地把一支胳膊搭在罗小花的肩膀上,身体故意倾靠在罗小花身上,边走边问罗小花;“罗……罗主任,我对……对你好……你可知道?”“我知道。”罗小花用一只手捂住鼻子和嘴,尽量不让自己闻到王八高嘴里喷出来的臭气。王八高接着说:“知道就……就好。我可是真心对……对你好啊!”“我知道。”罗小花还是那句话。“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喜欢得快要发……发疯了,你知道吗?”“知道”。“知道就好,来,让我好好的亲亲你怎么样?”王八高停住了脚步,话到嘴到,他就势拦腰抱住罗小花非要亲她不可。“不行!”罗小花用劲争脱,王八高死死抱住她不放,问:“为什么不行?”罗不花说:“我不行,你也不行——我们都是有夫有妻的人,不能做对不起各自家庭的事。再说我们又都是村的干部,这样做要是被人家看见了,那以后我们还怎么见人?”“没关系,这么晚上,谁也看不见。”说着王八高的嘴在罗小花的脸上发疯般地狂吻起来。罗小花知道争脱是没有用的了,因为王八高根本就没有喝醉,他纯心是想趁他们单独走在一起时,要占有她,喊叫更不必要了,以后还要一块共事,这事要是张扬出去对谁都不好。想到这,罗小花索性站着不动,让王八高尽情地亲了个够。罗小花心想:谁叫我是个女人,脸蛋又长得漂亮呢,我可以不爱别人,但无法拒绝别人爱我啊。可是王八高得寸近尺,他亲着亲着就把手移到罗小花的下部。罗小花再也忍受不住了,对王八高脸上来回扇了两巴掌。王八高被打愣了,但他始终用两只胳膊抱住罗小花的腰不肯放松,还故意装傻地问;“你干什么打人?”罗小花喘着粗气说:“在这荒郊野外,你想干什么?”王八高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他说:“那好,到你家里去做。”“那更不行?”“为什么?你丈夫不是月把两月都不回来一次,现在就你一个人在家,为什么不行?”王八高步步追问,罗小花沉思了片刻说:“你要真想做的话,就等明天晚上我到你家去,你看怎么样?”“好!你说话可算数?”王八高不放心地问。罗小花说:“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那好,咱们一言为定,明晚10点整我在家等你去。”“行,不过你得想办法把你老婆给支走。”罗小花说。“行!那不成问题!”王八高松开了罗小花,他激动得差点没蹦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间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间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