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芦荡.鹤缘.稻香


□ 宋晓杰


芦荡


当我写下:芦荡……眼前便是排山倒海的壮观景象!
那是恒定的浩浩荡荡,而不是破土、抽芽、生长别的什么;不是离群索居的一根两根、一片两片,而是天地间横无际涯的苍苍茫茫;不是夏的旺盛蓬勃,而是秋的悲壮荒凉……就像至爱亲朋不断萦回的脸庞,就像良辰美景渐次闪映的断章,我印象中的芦荡就是这样独一而具体、极其私密化的形象。
每年都要去几次芦荡,因为要乘车去面积较大的保护区看才过瘾,所以,多数的时候都是陪外地来的朋友们去,顺便看看,有点儿炫耀、有点儿偏得的意味。可是去年,破例自己主动去了一回。
八月末,芦苇的长势正旺,茎、叶的绿——青春、浓郁而饱满,鲜亮得人眼睛发热、嗓子眼儿发堵,不容你不动了追思和铭想的许多念头,剩下的,只想坐在波涛汹涌的翠芦间,渺小而痛快地哭上一场;而芦花正是平素喜欢的淡淡紫色,油光光的,至下而上,顺着花穗生长的方向轻轻梳理——不仅仅是眼睛,手也是有福的——滑滑的,软软的,宛若丝绸的质地。那是刚刚开发不久的一处观赏地带,还没有更多游人的目光被牵过去。沿着凌空的栈道漫不经心地走走停停,惟有风声彼此呼应。我一直认为,芦苇与竹子有着相似的疏朗、清秀的意韵,它们不像一些丰硕的花朵,霸道、俗艳、外露,轻易就抢占了许多浅显的目光、浅淡的赞美;它们删繁就简、坚劲修约,有足够的能力荡涤浊气,有足够的能力医疗“伤痛”。心灵的氧吧里,若时时贮备着如许的清奇和邈远之气,可以平息多么嚣扰、纷纭的红尘啊。
不管是匆匆驶过的路上,还是静静赏析的风景,凡是有芦苇的地方,凡是与芦苇相关的人、事,我便自然地与之亲近起来,心底里,那种无声的认证所带来的惊喜,一霎那就缩减了人世间时空的、地理的、心理的距离,而成为一种温暖可贵的亲情,无须任何多余的理由。
几年前,我曾亲眼目睹收割大军轰轰烈烈的收割场面。在这个越来越机械化的年代,我的意识仍心甘情愿地停留在远古的农耕时代。坚硬的冰面上,苇工挥舞着几米长的大扇刀,拱背弯腰之间,大片的芦苇哗啦啦应声倒地……无法言说的悲壮、苍凉之美!
我傻傻地站在风中,记不起寒冷……
那是一次特殊的路遇。塞车。长长的车队挤挤挨挨堵了几里长,司机们上上下下,把自己的车门摔得乒乓山响,跑前跑后地牢骚、骂娘,为耽搁的行程和可能锐减的钞票心急火燎。我们也急,为黄昏前所剩无几的回家路程。麻烦是由火车引起的。有人说,前方道口放下安全横杆并响起单调的铃声,是因为运送芦苇的火车要通过。原来,那条铁路是苇场与造纸厂之间的区间铁路。果然,过了一会儿,便发现一列小火车载着安安静静、满满登登的芦苇迎面而来。那火车虽也是乌黑黑的,但袖珍、小巧,在窄于正常间距的铁轨上缓缓通过,像被放大的孩子的电玩。平静克已,然而却蕴含着巨大无声的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