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澳洲成长的烦恼


摆在中国企业面前最紧迫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进入”,而是如何在他们所不熟悉的市场环境里生长壮大

财新《中国改革》 记者 陈竹

 

  经历了2009年中国铝业公司(下称中铝)二次注资力拓、力拓“间谍案”、铁矿石年度定价体系崩溃等风波,中澳商界和政界开始用更加成熟、更加理性的视角去考量两国的能源关系。

  2010年底,财新-《中国改革》记者通过为期一个月的赴澳实地采访,基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澳大利亚曾经是,也将继续成为中国理想的投资目的地。这不仅源于两国经济的互补性——澳大利亚盛产能源和矿产资源,而中国作为迅速崛起的新兴市场国家拥有令世界惊叹的吸纳需求——也源于澳大利亚的确是一个市场自由、法制健全、具有高度包容性的国家,是世界最为开放的经济体之一。

  根据澳大利亚资源部长马丁?弗格森(Martin Ferguson)与前必和必拓董事长安德(Dong Argus)共同领导的政策过渡小组(Policy Transition Group)2010年12月21日向澳大利亚政府提交的澳大利亚矿业和石油勘探报告,澳大利亚铁矿石可维持开采70年,黑煤可开采90年,铜可开采87年。

  诱惑不言而喻。随着一个个中方投资、入股项目的尘埃落定,摆在中国企业面前最紧迫的问题,已经不是如何“进入”,而是如何在所不熟悉的市场环境里生长壮大,如何协同当地股东和高管共同治理,与当地雇工和社区长期共生共存,并最终增强企业实力,获得更高的国际市场地位。在这条道路上,中国企业无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消除误会

  几乎每位接受财新-《中国改革》采访的澳大利亚政府官员都会强调下面这组数字:

  澳大利亚已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最主要的目的国之一,仅排在中国香港和开曼群岛之后,列第三位。2009年中国对澳直接投资流量24.36亿美元,占当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流量的4.31%。

  2008-2009财年,通过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批准的260亿澳元中国投资中,99%以上集中于澳大利亚的矿产勘探及开发产业。更重要的是,自2007年11月至2010年9月,FIRB批准通过了190多项中国投资申请,累计资金600亿澳元。这远远超过了之前十年内批准通过的405亿澳元。

  能源部长弗格森在采访中向我们介绍说,所谓的“澳大利亚不欢迎中国投资”完全是公众被诱导、片面关注极个别失败案例而导致的错觉(misperception)。

  “2007年11月至2010年9月,中国投资只有两个项目被驳回。一项是在稀土领域的投资,中国本身就对稀土出口设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而澳大利亚也采用同样的保护方法。另一项是中国五矿集团在南澳大利亚的投资。这项投资被认为涉及敏感领域,因此澳大利亚没有批准。但是与我们批准通过的投资相比,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弗格森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