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存主义在中国


□ 长平

  几年前超女在上海体育场演出,与李宇春的粉丝大张旗鼓不同,周笔畅的粉丝静悄悄入场。但是有个朋友当即对我说,那些年轻人是广州来的,“笔笔”。原来他们的背包泄密了——数十人一律挎在胸前。当年广州“飞车党”肆虐,人们都习惯把背包当成“胸包”,这就是一种生存主义行为。
  “9•11”之后,美国并没有多难兴邦,反倒是灾难连绵:恐怖主义、战争、洪水、经济危机……简直就是古书上写的世界末日景象。尽管美国人仍然比谁都过得好,但是其中一些人开始寝食难安了。他们认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遇到极端生存体验,不是突如其来的天塌地陷,就是不可理喻的恐怖分子。于是他们每天都做好出门再不回家的准备,把自己武装到牙齿,以便在危险中跑得快、活得久。这种人叫生存主义者或者生存狂。
  这些生存狂像是心灵受伤的孩子,不再信任自己过去以为繁荣昌盛的祖国。问题在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受挫的美国仍然是世界一霸,因此他们失望之后基本上没有想过移民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仍然奉行“自力更生”的美国精神,学习知识,强健体魄,购置装备,恨不得去派出所把名字改成“史泰龙”或“史瓦辛格”。
  中国媒体对生存狂的报道,多少带有惊讶的态度,仿佛是给大家介绍一个奇怪的物种。这倒不让人意外。早在两千多年前,思想家列子就讲过一个“杞人忧天”的故事。那个杞国人是生存主义思想的先进代表,整天担心天崩地坠,愁眉苦脸。如果没有人及时给他做政治思想工作,很有可能就会变成行动上的生存狂。好在中国从来不缺少思想辅导员,也就是“忧彼之所忧者”。和现在的思想辅导员一样,这些人不仅对人生和世界抱持乐观主义态度,而且还懂得一些科学道理。他对杞人说,天就是积气,“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怎么会坠落呢,就是坠落了也砸不伤人嘛;地呢,到处都是土块,无处不是被土块填得实实在在的,怎么会塌陷呢?结果,杞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列子拿这个故事来讲道家的理论,叫人们卸下思想包袱,顺应自然,淡薄虚静,无用而用。不过这个故事几乎合乎所有中国人的胃口。大家都不喜欢那些大而不当的念头,你未雨绸缪值得表扬,杞人忧天就显得可笑了。这就是所谓的“实践理性”,用多少想多少,避免浪费。即便是盛世中的皇帝,也只想到万邦来朝,而不会操心“夷蛮人民”的生活。
  现代中国发生过很大的改变,在思想理论上也搞起了“西方那一套”。但很快,人们还是重温了包括“杞人忧天”等一系列古代智慧,觉得还是“摸着石头过河”比较踏实。
  “忧彼之所忧者”的思想工作,看起来是循循善诱,其实是利用政治和社会文化“不许忧天”。慢慢地,大家也就变得不会忧天了。生活有麻烦怎么办?巴结权贵,再找机会成为权贵。国家有问题怎么办?到美国去拿张绿卡啊。地球要毁灭怎么办?美国人不是正在想办法吗,世界警察哪有那么好当啊?美国靠不住啊,他们那儿出了一批生存狂人。哦是吗,介绍一下他们都怎么装备的,我们也跟着准备一点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