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丁玲与冯雪峰的友谊


□ 徐 敢

  我曾在冯雪峰的故乡——浙江省义乌市赤岸镇整整工作了6年,无数次瞻仰过神坛村的雪峰故居。最近,浙江要修《文学志》,为搜集资料我又去了神坛。在研究冯雪峰的文学创作中,不能不涉及到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丁玲,因为他们有缘,有很深的缘。“左联”时期,他们先后出任“左联”刊物《北斗》的主编,解放后又先后主编《文艺报》和《人民文学》,在反抗国民党统治和构建新文化的共同斗争中,建立了长达近50年的友谊。
  1925年初,冯雪峰离开“诗的国度”——杭州,来到寒风凛冽的北平。他一边旁听北京大学的课,一边为生计而忙碌,充当文字校对员,家庭教师等,与此同时还以极大的毅力学习日文,阅读了大量的日文书籍,一年后,其日文水准已足以使他从日文转译普列汉诺夫、卢那卡尔斯基等人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著作了。1927年冬天,同在北京的丁玲与丈夫胡也频,经朋友王辛三介绍找雪峰教日语。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认识。那时,是在国民党反共的四·一二事变以后,留在北京的左倾知识分子比较少。丁玲和雪峰都因种种关系,限于条件未能到火热的革命的南方去,既感到寂寞,又十分向往。因此两人相遇后,并没有学习日语,而是畅谈国事和文学,及那时知识分子都深切感受到的愤慨、惆怅和寂寞的情怀。不久,1928年春天,雪峰去了南方,丁玲和胡也频也随即到了南方。
  1930年夏天,冯雪峰在上海主办社会科学、文学讲习班,去找胡也频教课,这样,又极其自然地与丁玲恢复了联系。1931年,胡也频被国民党杀害,丁玲开始主编《北斗》,两人的接触就更多了。雪峰在“左联”当书记,经常关心过问《北斗》的工作,两人的关系便渐渐深厚起来。
  丁玲曾多次在与朋友的通信、交谈中提及雪峰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和支持,他怎样陪她去见张闻天和鲁迅。她说,雪峰是最了解最关心她的朋友之一,继他之后,没有一个文艺批评家对她的创作做过最深入的研究,从而跨越他的论述。丁玲的叙述是符合历史事实的,从《梦珂》、《莎菲女士的日记》、《新的信念》、《阿毛姑娘》、《韦护》、《1930年春上海》、《田家冲》、《水》、《我在霞村的时候》直至《太阳照在桑乾河上》,凡丁玲的重要作品,无论短篇长篇,雪峰均有评论,而且针针见血,力透纸背。丁玲深有感触地说:“他是我文章最好的读者和老师,他是永远支持我的创作的,我们的友谊是难得的,是永远难忘的。”
  恰恰是这“难忘”,在1956年批判所谓“丁陈反党集团”的时候,让雪峰也挨了批,罪名是“同情丁陈反党集团”。随后,他们双双被错划为右派。冯雪峰被开除党籍,丁玲被下放北大荒。天各一方,一晃20年,再也没能见上一面。当丁玲在20年后置身在春天的阳光下,缅怀雪峰几十年来为党所作的贡献,想到他几十年的坎坷生涯,在义乌举行的纪念会上,面对几千人时,她时不时地仰天长叹,说至动情处,不禁泪飞如雨。
  后来,雪峰去世、平反、恢复党籍。丁玲复出,在丈夫陈明的陪同下,与我国文艺界著名人士唐弢、楼适夷、黄源、汪静之、骆宾基、杜鹏程、周良沛等一道出席了1983年5月30日至6月2日在义乌举行的首届雪峰研究学术讨论会,那时距雪峰去世已经7年,距跟雪峰相识已经56年。然而,漫长的历史跨越丝毫没有冲淡她对亲密战友雪峰的思念和崇敬,她说:“我认为,我们这个在义乌举行的讨论会,不仅仅是对一个革命作家的研究和讨论,而且是对一个非凡的、彻底的、为革命尽自己所有力量的杰出的诗人、巨人、小说家、理论家,是对这样一个同志的纪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足迹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