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然的天堂


□ 江 子
安然的天堂
江 子


  我有时想,如果安然不写作,她会是什么样子呢?
  上上班,下班后洗衣做饭,闲下来打打毛线,晚上守着女儿做作业。等到正读高中的女儿睡了就像个地下工作者似地偷偷翻女儿的日记看,一发现什么不对的矛头就心急得不行,自家先生回来晚了更急得不行,如果晚上十一点半了还没回来打手机又处于关机状态那绝对要崩溃。为留住青春的尾巴丝偶尔进进美容院,美其名曰打扮自己,而这多半是担心自己男人日久生厌会生出花花肠子。喜欢逛街,每遇到哪家超市打折就兴奋,回家之后面对买回的一大堆没用的东西又沮丧得要晕过去。经常守在电视机前看肥皂剧,特别爱看会把人脑变成猪脑的冗长韩剧。看到屏幕跳动着演员字幕还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第二天又手捏着遥控器正襟危坐于电视机前望眼欲穿。——在安然生活的革命老区吉安小城,许多相夫教子年龄不算小的女人都是这样过的。第一次认识安然的时候,我正在吉安工作,单位搞一个以孩子为主体的活动,安然是作为家长参加的。她坐在一堆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女人中间,手里好像在打毛线。也许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女人中间,打毛线的并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反正我有些记不清了。
  可是安然爱上写作了,事情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嘿嘿。
  安然爱上写作是因为自身的精神遭遇了困境。别人就搞不明白,她自己在银行工作,丈夫的单位也不错。在我生活过的那座小城,她的生活绝对是小康水平。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可是她真的不满足。那个时候,她要么独自一个人出门旅行,要么在自家的老式藤椅上面色如土地呆坐,仿佛是被天大的事给难住了。又经常上寺庙,吉安有座著名的佛寺叫青原寺,是禅宗七祖修行之地,她都是那里的熟客了。小和尚们说不定每次看到她之后都会偷偷地笑:这女施主又来给我们送香钱了。
  一个经常去寺庙的人,如果不是犯了啥错要求得到菩萨宽恕,那一定是心另有所不安。安然忽然对自身的生活不满意了。这种顺流而下的生活,她厌倦了。她感到自己心无所寄。她的灵魂需要得到皈依。她忽然发现她其实需要的是一种有梦有色彩有韵致的生活。她需要有一个新的世界让她的心得到安慰。当然,她的思考也许远比这要复杂得多,复杂到连她自己也无法理清,仿佛她从前打毛线时手中乱了的线团。她那时候的状态,如果按我们当地盲眼的算命先生的话说,那是交上蒙鬼运了。又嘿嘿。
  安然与写作遭遇就变成顺理成章的了。她在三十五岁那一年开始写作。而在此之前,她曾经有过在32开大小的笔记本上写上几笔的经历,也在一个市级的晚报的类似于人生笔记都市见闻的栏目上发表过一两篇几百字长短的扭捏作态的文字,当然,那不是安然认为的写作。她所说的写作是要创造一个世界,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那个世界正与她所幻想的有梦有色彩有韵致的生活对应。她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安然。她首先希望自己笔端的倾诉能让自己的心安下来,而写作,就是她在心里摆放的一个神龛。在安然眼里,写作,在电脑前码字儿,绝对是一件比在银行柜台数钱更有意思的事。拿安然的话说,写作,就是在红尘中构筑天堂。而她,就是自己心灵的建筑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