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走萧红路程的思考与感悟


□ 金钢

  萧红,这个聪慧而又不幸的女子,这位才情胜于技巧的作家,只在这个红尘世界里生活了三十一年,就在远离家乡的香港悄然逝去了。她的一生充满了磨难与反抗、困顿与挣扎,但她一直饱含着对未来的希望和对理想的追求,她的早逝对她自己、她的朋友和喜爱她的读者们都是莫大的遗憾。不过,作为一位作家,萧红是早熟而且幸运的,她初初登上文坛,就得到了当时文坛的领袖人物鲁迅、胡风、茅盾等人的关怀和注目.。进入新时期,在孟悦、戴锦华、刘禾等人以女性主义理论重新阐释萧红之后,萧红研究逐渐繁盛起来,研究成果数量可观,质量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在哈尔滨和萧红故乡呼兰相继举行的多次萧红纪念活动和学术研讨会对萧红研究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12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郭淑梅研究员的萧红研究专著《寻找与考证:萧红居地安葬地及纪实作品研究》,便是在2011年于哈尔滨举办的“纪念萧红诞辰百年学术研讨会”之后完成的新作。郭淑梅研究员曾在一次全国女性文学学术会议上说,作为家乡的女性研究者,她很想为萧红做点什么,这本专著应该就是她的践诺。

  虽然说2011年是纪念萧红诞辰百年的“萧红年”,也是在这一年,郭淑梅研究员的萧红研究专著获专家评审通过,成为黑龙江省精品图书出版工程专项资金资助项目,不过,这部专著的积极准备从2008年就开始了。在筹备纪念萧红诞辰百年学术会议以及编辑新版《萧红全集》的过程中,郭淑梅研究员不断思考萧红研究的新路。纵观萧红的一生,她从封建地主家庭中挣脱,又逃出了沦陷的东北,来到当时的文化中心上海,来到鲁迅先生身边,接着又去日本疗养,后来与萧军在奔赴延安的路上分手,和端木去重庆,最后寂寞悲苦地病逝在香港。她短暂的一生所闪现的惊人才华,她的恋爱和疾病,她颠沛流离的生涯有如一道绚丽的闪电在现代中国文学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新时期以来的萧红研究热潮,最能吸引研究者的往往是萧红的传奇身世和经历。有的研究者认为,爱情的不幸、贫困的生活和疾病造成的身心折磨,影响了萧红的整个人生和创作,使她和她的作品逐渐脱离了火热的抗日运动而最终回复到个人的小圈子中。不过也有评论者提出异议,葛浩文在他的《萧红评传》中把萧红与当日文坛有影响的作家作了比较后指出“她与这些人之间的区别是很明显的,当时那些一般作家主要作品中的题材和所要传达的政治信息——如爱国式,共产式或无政府主义的思想意识——是萧红作品中所缺乏的。萧红以她独具的艺术才华,加上她个人对世事的感应已产生了不朽的篇章”。这位外国研究者指出了萧红作品具有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性质,“因此萧红的作品要比她同时代作家的作品更富人情味。且更引入入胜”。葛浩文认为这种时空的距离感造成的“亲和力”,能使一些与中国三四十年代的动荡现实缺乏情感牵萦的人更见吸引力。当时那些满足于号召与宣传的作品由于具备了萧红所缺乏的“时间界限”,“那些作品很快地变成‘明日黄花’。相反地,萧红的作品却能与时俱进,流传不朽。”面对这些相互对立的论点,郭淑梅研究员以其脚踏实地的考证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顾名思义,“寻找与考证”是对萧红的经历与创作的重走与重读。从2008午起,郭淑梅研究员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奔赴萧红驻足生活过的城市搜集资料、探访民俗、拍摄照片录像、采访相关人员,获得大量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尤其在北京、武汉、重庆、香港等地,在许多朋友的无私帮助下,有机会寻访到萧红居地安葬地及纪实创作中重要的写实场景。在香港,还采访到著名萧红专家卢玮.銮女士、现代文学专家杨玉峰、谭国根、林幸谦先生。在林幸谦先生和马庄华女士陪同下,拜谒圣士提反女子中学萧红埋骨的学校花园。在香港浸会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多次去萧红居地安葬地反复踏查,一天又一天蹲在图书馆,在缩微胶片提供的民国报纸期刊中寻找萧红遗迹。或许是应和了当年萧红行走历程的艰难,郭淑梅研究员的重走也颇多波折。且不说在筹办萧红诞辰百年纪念活动中的诸多辛劳和困难,在香港查找研究资料时,不慎跌倒,将左脚踝摔断,脚踝突出在外很是吓人。不幸中万幸的是,萧红朋友曹聚仁先生的侄女张太带着她找到香港荃湾让武术世家的后人,用传统武术的方法为她接骨。等她回到哈尔滨拍过x光片后,发现断骨接得严丝合缝不必再做手术,这让女士的脚踝不必留下丑陋的刀疤。

  值得欣喜的是,郭淑梅研究员的辛劳与伤痛并没有白费,她在香港拍摄到美国作家辛克莱给萧红的一封英文信件,以及大量萧红作品初刊初版原件,阅读到国内外唯一一幅集诗书画于一体的萧红水墨肖像真迹。肖像由尹瘦石依据聂绀弩提供的萧红青年时代照片所绘,诗人陈迩冬在画卷上题聂绀弩萧红“扫墓作”六首。对此,郭淑梅研究员披露了她“在香港阅后深感震撼,记下‘画像严肃,双唇紧抿,齐眉留海,发中分,卷发披肩,右侧头发搭落肩前,左侧发抿于耳后,一前一后,眼神中似有忧患,凌厉,风骨”’的阅读笔记,并得出“萧红同时代人对她的印象值得后世人考量”的观点。在书稿写作的过程中,郭淑梅研究员不断地补充新资料,在专著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新资料和新论点,其中提到的端木蕻良给胡风的信件使人眼前一亮。依据这些信件,郭淑梅研究员认为在二萧与端木“这桩带着情感硝烟的‘三角’关系中,端木蕻良属于被动的一方,无论他多么关心萧红,关注萧红,支持萧红,却看不出他有意识地‘撬’萧红。萧红萧军决然分手,并不是端木蕻良直接介入导致的结果”。“萧红就是顶着这种舆论,孤独地行走的没有伴侣的人。这时她就要寻找在她耳边不再鼓噪上前线的人。而端木蕻良此时此刻就是这样的人。他和萧红一样,有自己的写作计划。然而,端木蕻良的清高孤独并且看上去软弱的性格,让他很难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自喻‘穷独裸’。他写的东西当时发表的并不少,但仍然无法在圈子中获得一个众口一致的像两萧那样的高度评价,靳以对他瞧不上,主要因为他是‘写什么花絮之类的人’。男性作家们对萧红走出象牙塔是极其看重的,他们希望看到萧红在这方面有更大的成就。她可以离开萧军,但不能与端木蕻良在一起的原因或许就如此”。这样的论断为二萧与端木蕻良的关系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重走萧红路程的思考与感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