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诞背后的生存之痛


□ 杨 荣

  文 杨荣

  存在主义认为,选择是自由的,存在却如此荒谬。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我们却无力摆脱现实的荒诞,荒诞构成了现代人最真实的生存处境。也许正是源于这种最真实、最根本的生命体验,光盘将正常的世界扭转过来给我们展现出一幅幅非常态的人生图景。短篇《谁在走廊》深入挖掘出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相互猜疑,互不信任的心理状态,展现了人类心灵的伤痛。李菲菲对丈夫陈水河种种不可理喻的不信任之举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这个世界叫人迷惘令人失望,卖淫和同性恋暴力阴谋欺诈天天发生,就是连与自己生活了十来年的老公也无法使人信任。”面对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真假难辨的畸形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逐渐淡漠和空洞,一种无方向感的迷惘与惶惑正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日益鲜明的症候。同样,曾经获得《广西文学》首届青年文学奖的短篇《对牛说话》也讲述了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海难发生,主人公肖像和一头公牛在荒岛中醒来,没有食物,他们静待死神的降临。在这一漫长的等待中,肖像开始对牛讲述他的秘密:他曾经密谋强奸了薇薇,并向薇薇宣布他知晓了这一事实。随后,他以此为把柄不断逼迫薇薇给身为市委副书记的父亲施压,来满足其卑鄙的人生欲望。不明真相的薇薇始终生活在害怕秘密被泄露的极度恐惧之中,这种长期的隐忧终于变成了她挥之不去的心病。最后,薇薇在自己心灵、精神的重压下沦为了疯子。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凶手肖像在自认为断无生还可能的绝境中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心灵释放。然而悖谬的是,肖像偏偏被救还过来。在医院中醒来的肖像第一反应就是“牛呢,那头牛呢? 它还活着吗?”在得知牛也侥幸不死时,他费尽周折找到了牛并用五千元的天价把它给杀了。因为“有的秘密说出来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肖像的恐惧显然源自于灵魂,这颗充满罪恶的心灵在面对良心的审判时,沉重的压力不是让它荒诞背后的生存之痛走向新生而是堕落为更加骇人听闻的人性的灭绝。光盘几乎是用一种近乎残忍的手法对现代人灵魂中恶魔性的一面予以了严厉地解剖。倘若说,肖像杀牛的荒诞行为是属于个人良心逼视下的极度疯狂和恐惧,那么《对一个死者的审判》中构火生存退路的消失则是由于现实社会中异己力量的淹没和吞噬。从监狱回来的构火,与媳妇呼么进行他该不该死的争论未果,寻找了一个解决的方案:让村民们对他的死进行一次公正公平公开的审判。少数服从多数,构火不该死。但不该死的构火却从此成了众人的眼中钉,媳妇不容他,儿子不认他,老唐勒索他,村民们也不信任他,原因是已经改造好的构火不愿意跟村民们去偷矿。构火怀着重新做人的美好愿望出狱归来,却荒谬地遭遇了以偷盗为生的村民。现实环境的丑恶、滑稽与荒诞毁灭了构火做一个好人的卑微愿望,他只能选择了弃家而去,重回监狱,可是连监狱都没有收留他。本不该死的构火最终却只有死路一条。光盘用不动声色的笔调娓娓地讲述了最底层人的生活状态,探讨人性中的善与恶,并把恶的一面充分展示在读者面前。构火向善不得的心灵之伤成为了现代人的精神隐喻,在这看似荒诞的生活背后我们异常清晰看到了光盘穿透现实的力量。

  有人说“将正常的世界扭曲给人看,实际上是一种荒诞。”但“有些东西在扭曲、变形的情况下往往比正常状态下看的更清楚、透彻,更逼近真实,也更有力量。”可以说,光盘正是借助这些看似不合常理的情节来表达自己对于现实的深切体认,从而更为有效地抵达内心的真实。正如康定斯基所言:艺术家“睁大的双眼应该紧紧盯住自己的内心生活,他的耳朵应该常常倾听自己内心需要的声音……艺术家不仅以他目的所必需的任何方式来处理形式,而且他必须这样做。”对于内心真实感受的倾听和尊重是一个优秀作家最起码的责任与良知。从这一点来说,光盘是个遵从内心写作的作家,他试图在自己的文学创作中构筑一个连接世道人心的精神通孔,反映出现代人在荒诞现实中剧烈的生命痛感。《王痞子的欲望》应该是此类创作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长篇。小说采用了极端个人化的叙事方式,宏大的历史进程(抗日、内战)消融于个人庸常的生命流徙之中,为我们从另一个侧面窥视宏大叙事遮蔽下的民间真实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纬度。但在这里,我更关心的显然不是作者巧妙的叙事方式,而是一个叫王痞子的男人带给我的沉重的生命思考。王痞子的豆腐坊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中灰飞烟灭,也使他有幸在这场灾难中结识了救命恩人刘少爷。于是王痞子的一生就从这场充满了宿命的大火里发生了转折,同时故事也在这里进行了荒诞的开场。为了报答刘少爷的救命之恩,王痞子发誓要生一个女儿来给他做妾。这一追求成为他此后人生的全部动力和唯一目的。但不幸的是,王痞子的愿望和憧憬在一次次的期待中化为泡影:第一胎生了个男孩,第二胎又生了个男孩,第三胎终于生了个女孩,死了。尽管最后的结果总是与王痞子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但他始终没有熄灭掉心中熊熊燃烧的欲望。为了达到生个女孩的坚定目的,他包养妓女、纳小妾云芳,甚至最后强娶养女王玫瑰。但这一切变态的努力都最终烟消云散,怀孕的云芳倒在了日本鬼子的枪口之下,养女王玫瑰在道义与爱情的两难中魂归密西河,穷其一生都没达到目的的王痞子最后也死在了他假想中的女婿——刘少爷的枪下。这是一个宿命的悲剧。报恩本来是人应有的一种道义和良知,其本身无可厚非。作为个体主体的王痞子产生这一想法也具有事实上的合理性。然而当这一单纯的感恩心态混入了复杂的个人私欲时,它就有可能完全背离既定的轨道而成为让私欲任意驰骋的旷野。王痞子对富人区的向往、对上层社会阔绰生活的渴望导致他的报恩已经失去原初的含义,生个女儿给刘少爷做妾只不过是他通往上层社会的一个途径。所以,当这种畸形的欲望侵蚀到王痞子的心灵和血液时,一种因扭曲而变态的人性便合理地呈现于我们面前:他对儿子仇人般的痛恨;他对妻子魔鬼般的暴虐;他对养女畜生般的猥亵。王痞子种种的残暴与荒唐都源于他私欲极度膨胀下正常人性的丧失。为着他生命的唯一目的,所有与之有关或无关的一切都成为他排斥、牺牲和摧毁的理由。所以在他的整个报恩过程中,爱、亲情和伦理始终是缺席的。这种缺席使整部小说弥漫着令人毛骨悚然又啼笑皆非的残忍、暴虐和滑稽,这就使本来富于人性的报恩行为充满了不可理喻的破坏性和荒谬色彩。

  光盘的感觉是细腻而深刻的,他敏锐地洞察到了人类心灵深处哪怕十分微小的秘密,并用一种推向极致的书写无情地展览人性的罪恶与荒诞。当我们蓦然发现亲情、良知、尊严这些原本人类生存的力量之源在人的欲望面前显得苍白而无力时,我们该有一种怎样发自内心的震惊?可以说,光盘在一种平平淡淡的故事讲述中,始终在思考着我们时代最深刻的问题,始终以最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在悲苦的命运中挣扎的人们。他以直面现实的勇气,真实地裸现了一幅幅人生百态图,展示了人类在荒诞现实中的生存之痛与心灵之伤,在一个更深层次的维度上,思考着关于人、关于存在、关于灵魂的话题。作为一个年轻的作家,光盘对文学的领悟和执着令人敬佩,但未来的道路仍很遥远,我真诚地希望他能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中坚守内心的信念:拒绝平庸,远离媚俗,将文学的“根”深扎于故土,深植于人心,创作出更好、更有分量的作品来。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6期  
更多关于“荒诞背后的生存之痛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