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基里科绘画中的相对论观念


□ 董可木

形而上画派出现于20世纪早期,不同于大多数西方现代艺术流派的是它没有具体的组织形式,也没有提出纲领和宣言。按照萨维尼奥的说法:形而上绘画更多的是一个观察方法,而不是一种形式的流派。这种观察方法的提出者和实践者就是形而上绘画的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先驱——基里科。由于受到19世纪瑞士画家贝克林和哲学家尼采的影响,基里科在他的作品中往往营造出一种神秘的诗意氛围。通过使用梦幻的光色和奇异的透视原则,画家有意识地将物体置于不合理的位置,利用物与物的应照,给观者一种处于现实之中又超出现实之外的梦幻感觉。按照基里科的说法,真正的形而上绘画就是把事物从日常伦理中剥离出来。《蒙那帕斯火车站》是体现这种观念的代表作。
《蒙那帕斯火车站》创作于1914年,又名《起程的忧郁》,表达的是画家一边做着起程准备,一边顾虑旅行劳累,同时还合计着怎样处理上涨的旅途费用时的复杂心情。单从画面上看,一座新古典风格的火车站里空旷寂寥,火车从右上方缓缓驶来。碉堡式建筑上的时钟显示的是1点27分。画面右下角的石台上,摆放着一排香蕉。信奉弗洛伊德学说的美术史家对此做过多种推测,但在我看来这只是画家给观者设立的一个陷阱而已,作品的要旨不在这里。如果仔细观察画面,我们会发现作品中有几处不合常理的地方。首先,时钟显示是1点27分,而画面道路上行人所投射的影子与该时间不符。行人的影子是向左下方投射的,根据常识这种影子的映射应该发生在黄昏时分而不应出现在午后。其次,画家没有采取古典油画的透视原则,柱廊和拱门的描绘显然是多点透视的结果。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根据拱门和碉堡式建筑上旗子飘舞的方向显示,风是从画面左边吹来的,而火车喷出的烟又告诉我们风来自画面的右边。画家这些有意识的不合理的事物并置,把观者带入迷境般的世界,似乎画面表现的是两个不同时空相互交错的那一神秘瞬间。这种神秘感是基里科终生追寻的,可问题是它到底源自哪里?难道仅仅是画家的突发奇想,还是画家对世界的一种全新思考?为了弄明白这点,先让我们看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相对论中,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空间的同时性是相对的,即两个事件在一个参考系中被认为是同时发生的,在另一个参考系中可能会被认为不是同时发生。时间的同时性同样是相对的,运动能使时间延缓。这样,空间和时间不是独立于观察者而存在的抽象,它们是物理的,只是由于物理的物体存在才存在。牛顿的绝对时空观,即时间是绝对的,“瞬时与同时性也必然是绝对的”的经典力学观念彻底瓦解了。那相对论和基里科有什么关系呢?让我们回到作品,从弗兰西斯加完成《绘画透视学》开始,美术作品中的阴影所表达的时间被要求必须与其内容相和谐,画面的效果应该使每个观赏者都能体会到一个相同的时间。这也正是后来牛顿力学中时间绝对性所要求的。可在《蒙那帕斯火车站》中,基里科违背阴影与时间相和谐的原则,给观者造成一种错误的时间感觉,令我们不知道作品表达的究竟是正午还是傍晚。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画家恰恰表现的是对时间绝对同时性的否定。对于飘扬的旗子和火车喷出的烟,也是由于我们习惯于在一个参照系中观察事物,才会对它们产生不可思议的神秘感。如果按照相对论的观点,由于画家表现的是不同的参照系里的事物关系,完全有可能出现同时而不同方向的风。或许,这正是画家要告诉观者的一种对世界全新的思考方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