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中心化”的“中心化”


□ 韩东育

  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日本曾两度侵略中国。关于日本何以从中国文化的崇拜者和模仿者,转而变成中国文化的质疑者、否定者乃至中国国家的打击者等问题,迄今的研究已做过许多有益的探索,有的成果亦不乏真知灼见。但是,由于研究者多将目光收束于明治以来的几十年巨变,也多将中日两国国际地位的逆转归因于近代化迟速等外力裁断,因此,日本自身发育谱系的长时段演变特征和中日两国间的前近代消长轨迹,反而被人为虚化成学术检讨的盲区。而本书的观察视角之所以无意构成对先行研究的否定,是因为今天,也只有今天,才为研究者提供了非情绪化思索的现实可能性。这意味着,新一轮的研究可能不太忌讳其研究结论是否会与人们的日本常识有所差别,甚至也不太介意这种新观察能否给以往的日本研究者带来刺激和不快。有时候,某种貌似大胆的学术行为,反而出于研究者的谨慎和小心:他担心,一个新的想象和武断会继续掩蔽无权掩蔽的历史原貌和中日往昔纠葛的非直观性与复杂性。从“脱儒”到“脱亚”,大概就属于这类非直观性和复杂性的思考。
  从学术思想的差异点切入中日历史的演变过程,无疑是本书的一个特别处。由于该特别处措置于“学术乃国之利器”的基点上,因此,以朱子学的日本命运问题作为本书的开宗明义,便成为笔者的自觉选择。近世日本,特别是德川幕府时代(一六○三——一八六七),日本社会经历了接受、怀疑、批判和否定朱子学的过程。朱子学东传日本后,先后被卷入“神儒习合”、“神儒分离”和“神道自立”等思想旋涡中。其被利用、被排挤和被摒弃的角色变换轨迹,凸显了江户日本学界的“道统”自立愿望和“去中心化”焦虑。该过程,还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甚至规定了近代以来日本学者的朱子学解读。了解这一脉络,对于准确把握朱子学的日本命运,抓取历史表象背后的本质属性,具有特别意义。这个意义,显示了与中国学界的日本常识刚好相反的事实,即日本早期近代化的过程,是一个反朱子学意义上的“脱儒”过程。在接下来的叙事中人们会注意到,朱子学几乎在被日本“京学派”树立起来的同时,即招来了许多学者的怀疑和批判。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怀疑和批判还日趋猛烈,结果是朱子学在日本学界的日渐式微和“古学派”、“国学派”乃至“启蒙学派”的先后崛起。中国朱子学体现了一种“终极关怀”式的思考,形成于准静态的中世文明中,唯此,不要说在崇尚功利的近现代,即便在一般意义上的“发展论”面前,其内外混一、天人不分的“连续性思维”,也会因超大叙事和脱离实际的特性而引致批判和排击。陈亮、叶适、戴震等中国思想家的言说证明了这一点;而日本思想界的朱子学反思,还在早期“近代化”的意义上被赋予了某种正面价值。同时,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自决曾作为十九至二十世纪通行世界的“公理”,在人类历史上亦具有不容忽视的意义。但是,对摆脱“中世纪普遍权威束缚”行为的过分醉心和无限膨胀的自我优越感,一方面容易使人对“独立国”政治可能发生的另一极“突进”事件丧失批判能力,同时,也经常使充满正义感的抵制行为变得无关痛痒。明治维新的荣光和帝国主义的罪恶,泰半可以从这一循环上获得更进一步的认识。这个认识是:“实务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有机结合和相互促进,展现了以上全部变化的深层逻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