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亡


□ 肖 潇

  天还没有大亮,就有两个人跑来向我报案。这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踏进派出所,同一时间把我的门板敲响的。他们告诉我说,王所长,杀人啦!就是这喊声把整个苦李湾都惊醒了。
  我来到这个鸟都不拉屎的苦李湾已经两年多了,平日里东家喝油茶西家杀鸡喝酒的日子过得赛过活神仙。这屁眼大的苦李湾就像一潭沉寂千年的死水,平日里连个偷鸡摸狗的贼都难得见到,这个80户不到的村子能惹出什么事来。可是现在,居然有人杀起人来了。
  我把这两个人拉到二楼办公室,然后又跑到三楼去把副所长兼书记员小张叫醒。我们四个人一坐定,每个人面前都摆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那两个前来报案的人依旧战战兢兢的,浑身哆嗦。我就劝他们喝一大口热茶再说,可他们又迫不及待想把案子告诉我们,所以他们急得完全乱了手脚,好像是他们杀了人一样。
  其中一个小老头我认识,年初他家的小土狗死了,吃狗肉的时候叫我去喝过一回酒。他家就在山梁子上,单独的一户人家,平时也不怎么跟村里人来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就是王天书。另一个人我也认识,他是县运输公司的司机小卡。他不是苦李湾人,但是长年累月跑这条线,多半时间都在村里面,因此也就算半个苦李湾人了。
  他们两个人每人都咕嘟咕嘟灌了半玻璃杯水,就要争先恐后地向我报告情况。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告诉我们说,杀人啦,杀人啦!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小张就连忙招呼他们说,你们别急,你们派一个代表说就是了,不要两个人抢着说。
  王天书显然不同意,嘴里不停地咕嘟着什么,我们谁也没听清。
  那你们谁先说,等案子破了开表彰大会的时候,我把你们的名字并排着写,广播里的表扬也并排着念,谁也不吃亏。你们快别急,一个一个说,别误了事。
  那好吧,那我就先说吧。王天书开始向我们讲述这样一个杀人故事。
  我们苦李湾的李葵杀人了。我亲眼看见他杀死了他的亲弟弟李桂。
  他刚说到这,坐在一旁的小卡就实在坐不住了,他打断王天书的话说,我也亲眼看见有人用刀子杀死了人……
  他的话是被我打断的,我觉得这个故事由王天书来说似乎更好,他就是村子里的人,他对苦李湾比较了解。所以我就对小卡说,你等下再说,等王天书把话讲完你再跟我说。
  这个李葵我不怎么熟悉,但他在村里素有“小李逵”之称这一点还是相当清楚的。我对他弟弟李桂就有一定的了解了,他有座很气派的房子和一个漂亮的妻子,他的妻子是那种贤惠却又不失风情的农村妇女,谁见了谁都想把她当做自己的妻子。我认识李桂就是因为他的妻子。有一年春天,他家里丢失了一块手表,结果案子就是我破的。那时候我刚到苦李湾不久,对这个地方特别讨厌,每天都想着法子离开它,可是那天下午,李桂的妻子急匆匆跑到派出所来报案,我的心就彻底定下来了,我觉得我应该趁着自己年纪尚轻,多在苦李湾这块土地上接受磨炼。我依旧记得那个下午的情景,甚至许多不必要的细节我都没舍得忘记。你看,我说到哪去了,还是言归正传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