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万个为什么


□ 马 炜


鲜花
卖花的小伙子手脚很麻利,一转眼,已将一张透明塑料纸妥妥帖帖地裹在了那束花的外围,还用双面胶粘住。等陶沙从皮夹子里掏出钱,一大捆花便结结实实地杵在了他的面前,好像打了发胶的美女的青丝。能不能用塑料袋或者旧报纸包一下?陶沙问,你看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捧着花在街上转悠,也太不像话了吧!小伙子回头找了一圈,啥也没找着。从来也没有人将花放入塑料袋里或者用报纸包着的。嗨,现在买花的先生多了去了,小伙子说,这叫时尚。来;我再免费给您添一朵,拿上走吧。
陶沙愁眉苦脸地将花倒提着,来到街上。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街上人很多。尽管亮着街灯,但所有的脸仍然模模糊糊。陶沙脱下西服,将花裹在西服里边,这样,就没人知晓他带花了。只是那束花将西服衣襟撑开了,他拎着西服走在街上,好像一个莽撞的杀手拎着马马虎虎掩藏起来的狙击步枪,去完成他的使命。
最伤脑筋的是怎样将花送到白珠手上。
白珠一行十几个人,是到这个北方城市来协助安装一台巨大的天文望远镜的。这台射电望远镜的直径有95米,必须在那次天文奇观出现之前安装并调试完毕。再过几个月,千年一遇的天文奇观将要发生,而这里是最好的观测点。有人说,这个干燥的北方城市整个儿就是一座天然观象台,除了是专业的观测点外,还是天文发烧友的圣地。白珠她们到这里已经快一年了,陶沙是东道主代表,负责接待。东道主将日程安排得很宽松,尽管在那个奇观出现之前,他们要将那个大得令人头皮发麻的玩意儿组装起来,他们仍有充裕的闲暇时间来干自己的事。但即便如此,一开始陶沙和白珠还是不怎么来往,只是吃饭的时候在餐厅碰碰面,就像两个只是为了吃饭才露面的饭桶。有一天女饭桶问男饭桶,我能不能拿我的红烧肉换你的油焖笋?男饭桶说当然可以,我赚了!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
他们的进一步接触是由于这个北方城市的干燥气候。在南方,雨总是下个不停,空气便因此总是湿润的。南方人在这样湿润的空气中奔波,就像不知疲倦的鱼游来游去,一旦游到北方,就受罪了。女鱼就流了鼻血,就问男鱼是否也流鼻血了。男鱼说他也流了,但他的血小板指数很高,血还没流出鼻孔就凝结了。他们的对话就这样多了起来。陶沙是三年前来到这个城市的。三年前,陶沙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启事,就试着将自己拍到的一张日本间谍卫星照片发了过去。这家天文台二话没说就录用了他。如今,他已经渐渐忘却了南方潮湿的空气。他认为自己是个健忘的人。听说,白珠在工程结束后也要留下来,调动手续都已办妥。这个城市不仅是天文爱好者的圣地,还是所有失意者的避风良港。陶沙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无论哪方面;但白珠不一定是。她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他们住在距离观测台不远的一幢小楼里。每 当有譬如狮子座流星雨啦、日食啦、七星聚会啦、水星凌日啦等天文奇观出现时,这里总会成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天文学家相聚的地方。所以这幢小楼人气很旺,修建得十分精致,褚红色的墙壁i攀满了碧绿的爬墙虎,远远看去,就像中世纪的堡垒。小楼的前面,有个简易篮球场。四周还有修剪得很考究的花木。她的房间在他的楼下。她和一个十分健谈的高级工程师同住一间。陶沙受聘后住在顶层的一个小套里。由于这次来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们就把一个来自西北新婚不久的软件专家安排进了他的小套,谁让他是个光棍呢?也就是说,他必须将花送出去,否则就得扔掉。他总不能将花带回房间吧?那样的话那个年轻的软件专家会把眼睛瞪得比脑袋还大。陶沙站在黑暗的楼下,拨通了白珠的手机。你下来一下好吗?我就在楼下篮球场,他说。好的,我这就下来,她说。她的话语很柔顺,这让陶沙信心倍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