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为“封建社会理论研究”松绑!


□ 刘志琴

  关于“封建社会理论研究”并非是我的专业,可作为史学工作者又不能不关注,因为这是有关学术与政治关系的问题,而这种关系长期以来曾经是横置在学者头上的一把利剑,多少人为此遭受批判,打入另册,甚或令人钳口结舌,放弃学术追求,至今仍然使人叹息。正因为震慑于过去的悲剧,感动于今人对学业的追求,不得不写下我的认识和感受。
  
  封建社会理论研究,是改革开放以来史学理论中最带有全局性的问题,众所周知,在当代中国的史学研究中有五大理论热点,即中国古代史分期、土地制度、农民战争、资本主义萌芽和汉民族的形成问题。这号称为史学界的“五朵金花”,每个问题都有学术见解的不同,又无一例外地将不同意见归结为唯物和唯心两家,几乎都笼罩着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两条路线斗争的阴影,很难展开自由讨论。自改革开放以来,对此类问题的既定结论就不断引起反思。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拨乱反正初期,农民战争研讨会首先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召开,对农民战争是推动历史唯一动力的结论已有松动;八十年代初在广州中山大学召开“中国封建社会经济结构”讨论会,对资本主义萌芽问题有新的思考;天津南开大学的学术讨论会提出对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质疑; 有关土地制度等问题,在史学界也多有新的论证。一九八六年《读书》杂志第十一期发表何新《中国古代社会史的重新认识》一文直接叫板“封建”基本概念问题,认为以分封诸侯建立王国为特征的封建制度早在秦汉时代就已废除,从实行郡县制后,继续沿用“封建”概念认识秦汉以降的社会性质,积非成是,是“荒唐”现象。上世纪九十年代又有李慎之等学者再次提出用欧洲中世纪的封建经济制度套用于中国古代,并不合乎中国历史上“封建”的本义。“五朵金花”面临新的检验,这是思想解放运动深入到学术界的重要成果之一。
  这些问题的提出或重新思考,对读者是耳目一新,甚或有振聋发聩的作用,但由于缺少重量级的著作,并不足以发生全局性的影响,因为要改变一个习已成规的思维定势,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深入的研究和翔实的论证,这就需要时间来积累成果,难得的是二○○六年冯天瑜先生出版四十万字的《“封建”考论》,对中外古今“封建”概念的由来和发展进行了系统的考察,认为汉语的“封土建国”与西方的“封土封臣”虽有通约性,但将秦汉以后的两千年,称之为封建时代,违背了汉词的本义。由于史学研究关键语的失准,使数千年中国历史的宏大叙事失却构制的纽结,有必要正本清源,建立新的范式,主张以“宗法地主专制社会”代替“封建社会”一说,二○○七年又扩充到五十二万字再版。这一重头著作一问世,立即引起强烈的反响,二○○六年十月武汉大学召开“封建社会再认识”的讨论会;二○○七年十月北京史学界召开“封建名实问题与马列主义封建观”论坛;二○○八年十二月苏州科技学院人文学院召开“封建与封建社会问题”讨论,人们对这一个问题的关注和兴趣正是方兴未艾。
  一本著作连续三年分别在中国的南部、北部和中部地区的文化中心地带进行连续讨论,在史学界是少有的现象,这事实本身就说明其影响力非同一般。这可能还是开端,由此可能引发一系列的反思,所以封建社会理论问题的重新讨论,其影响力甚于各路金花,必将推动金花的灿烂开放。
  对“封建”概念的发难,不可避免地要触动长期以来困扰中国学者的问题,即学术与政治关系问题,因为这一理论本身就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早在百年前二十世纪初叶的中国文化论战,就已摆开两军对垒的阵势,西学的传入,在思想界引起轩然大波。新学与旧学,中学与西学之争,层峰叠起,仅“五四”前后《新青年》和《东方杂志》两种期刊发表的文章就近千篇,作者多达数百人。从“五四”到抗日战争前夕的二十多年间,有关文化论战的主题不断变换,如中西文化之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争、古史辨论争、科学与人生观论争、唯物辩证法的论辩、社会史论战、文艺自由的辩论、现代化问题的讨论、全盘西化与中国本位的论争、国防文学与民族革命大众文学的争论等等,内容广及社会性质、人生观、东西文化关系、文化遗产继承,以及历史、文学、经济、道德风尚等一系列问题,像这样的论战二十多年达十次以上,而且周期愈来愈短,以一九三二年为例,唯物辩证法的论辩兴犹未尽,社会史论战趋向高潮,文艺自由的论争又相继而起,这是中国学术界从未有过的纷繁错综的现象。
  社会史论战从一九二七年启动至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持续十年之久,在各种思想交锋中,这是历时最长、调子最高、影响最大的一次论战,当今关于“封建社会理论问题”的复出,是这一论战在沉默八十年以后的异军突起,令人倾耳注目。
  八十年前老一代史学家从苏联引进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发展观,认为人类社会按照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为初级阶段) 的五种社会形态发展,从而建立五种社会形态的历史观。马列主义的信奉者认为,中国毋庸置疑地遵循这一普遍规律,按五个阶段循序推进;而论战的另一方则强调中国社会发展的特殊性,认为中国不存在奴隶社会的独立阶段,封建社会也早已瓦解,中国的商业资本主义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五种社会形态不适合中国国情。这本是对中国古代社会性质的见解,但论题一出立即上升到对现代中国革命的认识问题,根据有两点: 其一,如果不承认古代中国是封建社会,那就否定了近代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因为近代中国本是古代中国的发展,有封建社会才有半封建半殖民一说,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学说的前提,否定古代封建,就是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性;其二,如果中国不存在五种社会发展形态,那就否认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无异是否认马列主义对中国革命的指导作用。按照这三段论式,学术问题就成为了中国革命的出路与中国命运的大问题。因此,学术争论一变而为政治态度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