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建栋:完美是一种信仰


□ 李 彦

在中国的电视界,张建栋属于那种总能给观众带来意外的导演。1998年他执导的《刑警本色》让以往所有警察戏的光辉都黯淡;2000年的《让爱做主》在社会上引起了对“第三者”情感的正视;2001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更掀起社会对家庭暴力的大讨论,2002年的《绝对控制》比《刑警本色》走得更极致更狠,一时间争鸣四起。然而2003年急转之下,他的《青鸟的天空》却意外地回归到青春偶像剧,把自己以往极端的硬朗颠覆得彻彻底底,2004年的《完美》更是温柔得一塌糊涂,是他作品里难得一见的纯净暖色。

他是一个喜欢躲在监视器后面的人,而演员的创作完全是把自己的衣服脱光,这点他做不到

当年张建栋考电影学院表演系之前就想考导演系,可惜那年导演系不招生。在与王志文、常戎、庞好、胡亚捷、孙松、罗刚等同学同窗为伍的4年当中,他曾经在表演上努力过,但是不管怎么努力也找不到当众孤独的那种感觉。他说过“演员的创作完全是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当众把自己的情感完全真实地袒露出来”。这点他做不到。这可能跟他的性格有关吧,他有时还会有点不好意思,有点腼腆。
他是一个喜欢躲在监视器后面的人,那样他更舒服自在一些。所以他读表演系的时候,心思就没放在表演上,跟齐士龙老师沟通之后,他一直埋头搞自己的事——写理论文章、写剧本,从场记、副导演做起。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发现自己的长处:文字能力,文学功底,沟通能力……后来有朋友说,张建栋最擅长的就是对人“掏心掏肺”,无论对伙伴还是演员。好友常戎很早就说过“你小子还是干导演合适”。
毕业的时候他的表演分数在班里肯定不会高,但班里表演分最低的同学就会气愤地跑到齐老师那儿申诉:“我怎么会最低呢?起码应该张建栋是最低,他压根儿就没演过戏呀。”齐老师说:“他不一样,他是一个例外,他在学导演。”当然后来他的路不算坎坷,但是也没那么坦荡,在这个圈子里,要想通过一些创作来证明自己还是挺难的一件事情。

为什么非要拍电影?创作是看智慧,不在于胶片拍的就是高级,磁带的就是庸俗

1995年之前,他拍过一些两三集的电视短剧,都是行业片,捡的是别人不拍的东西,因为他那时根本就没有导演学历和资格认证。结果是,拍完了以后,人家说:哎哟,这本子你拍成这样,还不错。他拍的其中一部叫《天下文章》,导演何群无意中看到了,跟旁的人说这部作品有点儿意思,这肯定是电影学院的人拍的。那时他正需要一个执行导演,就找到张建栋,希望跟他一块做电影《童年的风筝》。后来何群看他的确是导演的料,索性让他当导演,自己做了艺术指导。那部电影后来获了华表奖、“五个一工程”奖,张建栋本人还得了金鸡奖导演处女作奖提名。当然这背后还有个小故事:看着张建栋坐在了导演的位置,一个常年跟何群拍戏的副导演觉得自己挺委屈,“这个机会怎么不给我而给了张建栋啊?”何群跟别人说,这个作品适合张建栋,这兄弟我以后再给他找机会。其实这之前张建栋跟何群不认识。谈起这事,张建栋很感激:“何群算是我的半个师傅,一个师哥。”
1996年他又拍了一部电影《紧急救助》,影片的票房在当年国产电影中排在前10名。有了这两部主旋律影片的成绩,何群笑了:“行了,我算有接班人了。”当时找张建栋拍上千万投资的电影有之,本来形势发展不错,但被他一一拒绝了。后来他拍的电视剧《刑警本色》一下子火了,然后提供给他的条件、选择多了,而电影这边是越来越不景气。其实当时张建栋也没有想到离开电影会一下子8年,就想拍两部电视剧再回来。然而时隔几年,电影学院的老教授谢飞导演也去拍电视剧时,他们这些晚辈听了都挺愕然,他问过谢飞:“谢教授,您老为什么去拍电视剧?”谢飞说“现在拍电影没人看。”这话挺触动他的。
本来是学院派出身,本人又是电影学院教师,理应对胶片有一种崇拜,曾经很多电影人对电视剧与生俱来的通俗性不屑一顾,然而他出道之后却反其道而行之,这当然有对电影环境的尴尬和无奈。而对电视剧的盲目鄙弃曾经使张建栋特别抵制:“为什么非要拍电影?难道电影和电视剧就是胶片和磁带的区别吗?创作是看智慧,不在于胶片拍的就是高级,磁带的就是庸俗。”其实每年都有人找他拍电影,但在他看来,没有胶片和磁带的区别,只有好坏的区别。好,就去拍;不好,就不拍。这两年他想再去拍两部电影,但得等待时机。

他是一个嗅到悲剧气息就兴奋不已的人,在朋友眼里他是张导、老师、老栋、栋哥……
张建栋:完美是一种信仰图片1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