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怒江的年昧


□ 密英文(傈僳族)

作者简介:密英文,傈僳族,云南泸水县人。云南省怒江州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十九岁的太阳》等五部诗集和《一块玉米地》等七部散文集,多次获省级文学奖。2006年被云南省文联授予“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

  在故乡怒江生活、工作了近半辈子,年也过了几十次,年味就渐渐淡了下来。尤其随着年龄的增大,过年的喜庆感也渐趋麻木,心静如止。今年春节,我却在不经意间又闻到了浓浓的怒江年味。

  一

  怒江人爱腌晒腊肉、腊肠,而且喜欢将它们挂在竹竿上晾晒。一天、两天,晾晒数日后,这些腊肉、腊肠就逐渐干瘪,且香味扑鼻了。怒江的年味就这样从傈僳竹楼、怒族的石片瓦房、普米木屋、白族的三坊一照壁后面轻轻飘荡而出,不一会儿,整个怒江上空弥漫着浓浓的新年的味道,久久不散。怒江人腌制的腊肉品种很多,也有一些当地的名优产品,深受人们青睐,诸如白族老窝火腿,普米族怒族的琵琶肉,傈僳族的烤乳猪等等。腌制它们的程序复杂,做工需要非常精细,秘方还是祖传的,外人无法轻易获得。怒江的腊肠灌制方法也颇为讲究,既有俗称香肠的肉肠,也有用豆腐灌制而成的豆腐肠。怒江人常常将刚腌制、灌好的腊肉、腊肠挂在竹竿上或铁丝上晾晒,数日后,年味就从竹竿上飘溢开来,晾晒的时间越长,年味越浓。

  每年这个季节,我家的年味也很浓,当然也是从挂在竹竿上或铁丝上的腊肉、腊肠中溢出香味的。这些腊肉、腊肠大多是亲友送的,也有妻子自制的。尤其我岳父近三年来年年宰杀一头年猪给我。猪是怒江农村的土品种,饲料是当地产的猪草拌玉米面煮熟喂养的,没有任何激素,因而,宰杀出的年猪肉质鲜嫩、味道鲜美,食后对身体无任何副作用。当然,岳父家最初也无力为我喂养年猪。当年,岳父家因为子女多,承包地少,生活十分拮据,一年也只杀得起一头猪。但岳父生性大方,又十分疼爱子女,宁愿自家少吃也送肉给已另立门户的子女。因而,作为大女婿的我常常受用特殊待遇,即岳父每年都派弟妹下山送一条猪腿给我。我知道岳父家经济拮据,常常挤出一些钱捎去给岳父用于购买年货或春节后购买化肥什么的开支。后来,弟妹们长大了,有的远嫁他乡,有的在当地安家,他们也时常接济岳父。人口少了,地却不减,粮食收成又好,岳父家生活也慢慢好起来。从大前年开始岳父家每年杀两头猪,一头留他们自己食用,一头给我家。尤其去年,岳父家光玉米收入就达三万余斤。他们用两万斤出售用于购买全年家用大米和零花钱外,用另外万余斤玉米作喂猪饲料。因而,当年喂养并宰杀了三头年猪,他们按惯例将宰杀、晒干后的一头年猪给我和家人食用。岳父送的年猪肉砍成块后,加上其他亲戚送的和妻子自制的腊肉、腊肠,这个季节我们家的确腊香扑鼻,厨房、冰箱、屋前院坝中拉、架着的竹竿或铁丝上都挂得满满的,年味也就浓香四溢开来。

  二

  在怒江过年,粑粑是必不可少的。过去,怒江粑粑一般有两种制作方法,一种是油炸的,另一种是用脚碓舂出来的。今天,人们都说油炸食品有害身体健康,就都采用脚碓舂制粑粑。怒江粑粑品种多,花样也多,有用大米蒸熟春出来的饵块、舂饼(即将刚舂出的粑粑放人刻有花纹或鸟兽图案的模板上,印制出的有花纹图案的饵块);有用糯米、高粱面、籼米面、荞子面、麦面等舂出来的粑粑等,不一而足。

  过去,故乡人舂的大都是糯玉米粑粑。因为,当年故乡严重缺水,水田大都改挖成了“大寨田”,故乡就只产玉米,别无他物。食用的大米需要用钱到集市上去买,而且米价昂贵。而故乡人的口袋都瘪瘪的,购不着几斤大米,因而不要说用米舂年粑,连吃一餐大米饭都是很稀罕的事。近几年同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尤其大兴农田水利建设,故乡不仅农用灌溉水十分充裕,自来水也接到了各家各户院中,饮用起来十分方便。故乡人舂制的年粑粑也花样繁多起来,既有米饭的,也有糯的,有玉米的、高粱的、籼米的,更多是用大米舂制的年粑。

  一到腊月,我家也常常年粑过剩。这些年粑大都是农村亲友送的。吃不完转送其他住在城市的亲友,一来不值几个钱不好意思,二来大部分城市亲友的老家也在农村,也许他们家也“粑满为患”了,只好作罢。年粑粑往往晾在一边任其干裂,准备干裂完后再扔掉,但扔它时又多少有些不舍,因为我舂过年粑知道舂年粑的艰辛和劳累,而且年粑是用粮食舂出来的,由不得浪费,于是,义把干裂的年粑泡入水中泡软后慢慢食用。这样,家中的菜盆、水桶中就往往泡满年粑,而且每天必须换一次水,苦不堪言。不过馨香的年味也就从这些年粑中渗出,飘满小屋。

  三

  有人说,怒江人的太阳是从酒杯中升起。这话多少有些贬义,但怒江人的热情和豪放与酒有关,这是不争的事实。怒江年味中也散发着醇香的酒味。

  怒江人饮用的大都是自家酿的美酒,诸如傈僳族的杵酒、布汁酒,普米族的黄酒,怒族、藏族、独龙族的“侠拉肉酒”等等。已推出鸡脚稗酒、怒江荞酒、干齐瓦酒等品牌。我是傈僳人,尚饮,因而酒友多。今年春节,我特意去离我蜗居的六库镇不远的泸水县新农村建设试点村密大爹家拜年。未入年门,酒香就伴随着犬吠声和山风脚前脚后地飘荡而至。密大爹和我一样爱饮点小酒,但前几年因为国家征用他家的承包地,粮食不够吃需要到市场上买,而国家补偿的征地款又被他大儿子买拖拉机花光了,密大爹一家生活一度十分拮据。偏偏密大爹饮酒讲究,从来不饮用杂酒,只饮用傈僳人自酿的布汁酒。布汁酒比杂酒好喝,但价格也贵,每市斤七元以上。不买吧可怜大爹,买吧钱又不够,弄得密大爹家人常常为难。作为酒友和晚辈的我知道这一情况后,常常买好布汁酒去到他家和他共饮。慢慢地,我们成了莫逆之交,无话不谈。

分享:
 
更多关于“怒江的年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