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文学期刊的密林中寻求突围


□ 郑 雄

实事求是地说,在当今中国的文学期刊中,《山西文学》并不能算是一种突出的存在。作为一本纯文学期刊,《山西文学》和其它大多数省级文学期刊,特别是省级文联(作协)所办期刊一样,面临着共同的市场问题。当前市场上文学期刊的总数有八百多种,想要从这八百多种刊物中脱颖而出,委实不易。但是,阅读近期的《山西文学》,我们会发现,它已经不是阜期的《山西文学》了。在文学期刊的密林中,《山西文学》已经显示出了特殊的秀丽姿态。

一、“不纯”的文学

所谓纯文学刊物,一般按文学体裁可分为几大块:诗歌、小说、散文、文学评论。总之,一切都在“纯文学”的圈子里做文章。
但是曾经是纯文学刊物的《山西文学》现在并非如此。从2004年第9期的封底,我们可以看到《山西文学》为自己拟订的“宣传语”:关心民瘼、开启民智、叙事文体、健朗风格。这十六个宇可以看做是《山西文学》的风格定位:《山西文学》已经变成了一个以“关心良瘼、开启民智”为指导思想,以“健朗”作为文章风格,以“叙事”作为主要文体特征的“不纯”的文学期刊。
近期的《山西文学》栏目构成中,“特别关注”、“历史图景”、“现实体验”、“诗书人生”、“生命记忆”、“世相杂谭”占了整个刊物三分之二的篇幅,而传统的“纯文学”栏目则只剩下一个“文艺沙龙”。
“特别关注”、“历史图景”、“现实体验”、“诗书人生”、“生命记忆”、“世相杂谭”这几个栏目,或关注历史,或直面现实,把笔触切入了社会生活领域。这些栏目里的文章,关注的焦点在于现实生活中的重大问题:当代中国的教育问题、三农问题……即便文章内容写的是历史,那种“当代情怀”依然倾注于作者笔端。就拿2004年第9期的刊物来说,《谁敢乡下执教》对于现实问题进行了“典型揭露”,发出了批评的呐喊,显示了正视的勇气。《乡村里的儒家风范》、《崖上的祷告》等文章,着力于发掘民间文化传统,字里行间,读者可以看到作者和编辑者对于打捞民族文化记忆的努力。
在《山西文学》的“主编信箱”里,韩石山先生说过:“偏处一隅,就是声嘶力竭,喊破嗓子,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即便如此,“文化人要有担当”,要尽一份社会批评的责任来。“只要自己不存私念,是为社会负责的,用舍有时,行藏在我,其它的就不敢顾及了”。这正体现出《山西文学》编辑者关注的社会责任感。
但是,《山西文学》这些“声嘶力竭”喊出来的文字仍然是“文学”,无论它看起来多么“不纯”。鲁迅先生说过,,“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o,这些栏目中的文章,有两个特点:一,其文体是一种“泛文学”文体,多采用纪实散文、随笔,或者报告文学。它们的文笔可能不是那么细腻,不是那么“向内转”,但郎没有脱离文学的范畴。二,这些文章“以人为本”。早在1950年代,文学评论家钱谷融先生提出过—个著名的观点:“文学是人学”。这个观点一度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文学诞生于人,其终极目的也在于人,在于人的生命体验;文学必然要关心人,关心人生与人间。“特别关注”、“历史图景”、“现实体验”、“诗书人生”、“生命记忆”、“世相杂谭’这些栏目中的文章,正是以作者和编辑者的人生体验,关注“历史图景”中的人生,”现实体验”着人性与人的情感。人生、人情、人事、人的思考,无不投射着作者与编辑者的主观感情。这些特征,使得《山西文学》“不那么纯”的文学作品显示出了幽默而又悲悯的品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