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树底下的传说(散文)


□ 庄百政

  九月五日是外婆的忌日。今年的这一天,我终于结束了繁忙的工作,好好祭奠一下永远活在我心中的外婆。

  外婆的墓地在北山,登上北山山顶,东眺黑山,南望古城,西观沧海,蓝天白云,绿水清波,尽收眼底。这是外婆生前就想好的地方,从山上下来时已近中午,家人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可我无心品尝美味佳肴,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沉浸在追忆外婆的深思之中。如烟的往事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萦绕浮现在我的眼前……

  手捧着外婆的遗像,这是一张生活照的剪影,斑白的发丝,微笑的脸庞,深邃的眼神,永远是那样慈祥、智慧、和蔼可亲。

  外婆生于清末民国前二年,从小家境贫寒,没有念过几天书,也不识字,但是她却能剪出各种漂亮图案的纸花,做出诸如香包、小猪、小猴等各种小动物的工艺品。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外婆的记忆和智慧,她就像山鲁佐德和安徒生一样,脑子里装着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古城东门外有两行百年又粗又高的元宝树,从南至北延长千余米,树干粗若井口,树杈繁多。两行树距三十余米。枝叶交错,遮天蔽日。七月,骄阳似火,只有点点阳光从缝隙中射下来,树荫下的孩子们在打官老爷、踢毽、弹琉弹,做各种游戏,还有的在树杈上歇息。树冠枝头,绿色深处,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声,花蝴蝶舞动着翅膀飞来舞去。古城人都叫这地方大树底,外婆家就在大树底东二三十米的地方。

  晚上,大树底下一片清凉,花蝴蝶飞去了,鸟儿停止了鸣唱,月亮的余晖洒在树旁,长庚星不见了踪影,只有两边可见点点的星光。

  外婆一边用芭蕉扇给我赶着蚊子,一边朗诵着古城的谚语民谣。

  “小蚂蚱,绿草生,前腿刨,后腿蹬,一蹬蹬到北京城,北京城里好年成,一棵麦子打一升,烙那个小饼艮盈盈,上厕所,找茅坑……”现在想来还是那么亲切生动,形象而具有童趣,既不失夸张又来自生活。

  尤其她那两首小诗,我仍记忆犹新。“东山野鸡飞,西城驴打滚,三河吟古城,帆落鱼虾肥”。“城根依稀在,夜闻纺车声,东风放大棒,西风捡波螺”。

  虽然这两首小诗反映的是古城的旧事,离我们已经久远,但儿时的记忆里那鲜活场面,影影绰绰在我脑海里浮现:东山野鸡漫天飞舞,西海湿地驴儿吃着春绿秋红的碱蓬草,喝着片片湾湾的水,吃饱喝足在草地撒着欢儿打着滚儿。大雨过后形成的小河细流,小南河、小西河、北大河,曲曲弯弯绕过古城,冲刷着河床里的小石头发出的潺潺流水声,仿佛唱着歌儿带着古城的记忆流向大海。龙王庙下,随着涨潮的海浪,帆船靠港落帆,一筐筐肥硕美味的渤海对虾、刀鱼抬上岸来。那城墙根儿的织机声、那插着小旗的木制小船顺着东风,拖着带着鱼饵的钩线,飘飘西去。海潮退去,那大老娘们追着潮水,钓蛏子、挖蚬子、拾波螺,忙得热火朝天……

  晚风吹来阵阵凉意,一点点倦意也被外婆古朴的市井草根文化的民谣、民谚所驱走。端详着外婆那睿智、慈祥的双目,享受着芭蕉扇微微惬意舒服的凉风,继续聆听着外婆娓娓道来的神秘古城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