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提供一个多元化思考的可能



———著名作家刘恒、刘庆邦及本刊副主编孟亚辉评说刘连枢新作《半个月亮掉下来》
刘庆邦:我一直关注连枢的小说创作。看了《半个月亮掉下来》以后,很欣喜,这是连枢创作中一个很重要的收获,也是连枢创作上一个挺大的突破,同时也是咱们北京地区创作的一个收获。这么多年,连枢挖了一口深井,憋了一宝出来。一个人不停地写作,会形成一种写作上的疲劳。没有新鲜感,写的时候没有激情了。我看连枢的这篇小说,第一个感觉,构思很好。他的情节,是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上,有非常丰富的想像。当然细节都非常真实,一系列细节都非常真实。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就现在小说的状况,大部分都太实,缺乏抽象能力。缺乏抽象能力是我们中国作家普遍存在的问题,对整个世界缺乏一种比较宏观的看法。所以,写的东西就比较实。好像照搬生活,对生活照相。我们现在创作就需要敢于想像,然后敢于大胆地虚构。在虚构的基础上,在充分发挥想像力的基础上,来表达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比如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情节显然是虚构的(尽管作品有生活原型),大的情节是虚构的,然后通过一系列的非常真实的细节来充实这个小说,使这个小说不一般,艺术上就比较高,使作品对现实有一种超越性。如果从这个话题稍微说开一点,就是说,每一个作家,都存在着如何处理和现实的关系的问题。如果和现实关系处理得好,有可能就出现很多好小说;处理不好,就可能写出比较一般的小说。怎么处理和现实的关系?往往能衡量一个作家的功力。好多人说,目前的现实非常丰富多彩,照搬过来就可以是很不错的小说。其实现实对作家的纠缠也是很强的,如果不注意,有可能掉入现实的陷阱,不能清醒地看待现实。不拉开一定距离来看待现实,就不能上升到一种审美的层次来创作。连枢这个小说,他是现实的,但它总体构思又是超越现实的。我指的是他的情节建立在一个虚构的基础上,有抽象的东西在里边。所以,他就显得在艺术上比较高。
孟亚辉:小说想像力问题、虚构能力问题,这大概属于作家具不具备创作天才很关键的一点。缺少想像力,一个作家的生命力就没有了。有人说,现在生活中有好多东西照搬过来就十分精彩,本质上还是降解了小说的虚构能力,这就颠倒了。《半个月亮掉下来》处理得非常精妙,将一种社会情绪置于首都建设的大背景下来写,把许多人物活脱脱呈现在读者面前,调动了读者的想像力。这部作品看起来很传统,其实运用了大量的现代手法。作品省略了人物的肖像描写,场景也十分简单,就一个场景,却让读者感到很热闹。这个挖宝的故事充满了神秘色彩,象征性很浓。
刘庆邦:这就是艺术的真实。连枢的创作态度和小说本身非常吻合,就是挖一口深井,在这口井里做文章。目前有些作家是什么情况呢?这挖一块,那儿挖一块,浅尝辄止。其实现时生活中,无论打水井,还是挖煤井,还是采别的矿也好,你首先选准一个矿点,深入下去,有的打下去就很可能打出泉水,有的挖出金子来,或者挖出好煤来。现在往往是东挖一块,西挖一块,挖不出什么东西来。连枢在这个井上来回折腾,折腾得非常到位,非常充分,这个井挖得就很深。他又很有包容性。使这个井成为一个舞台,好多动作都是在这个舞台上做的。一段时间以来,人们普遍对小说有一个什么看法呢?就是说要增加小说的信息量。开始一听这个话有道理,但是小说不是以信息量取胜的。这个信息本身带有很大的时效性,过了这个时效,这个信息没有作用了。小说讲究的是艺术魅力,绝不是靠信息量的大小取胜的。他不是不用信息,他是对这个做深加工的工作。也可以说他用的是信息后面的东西,挖掘的是信息后面的东西,对信息的深加工,不是大量地搜集信息,堆集信息。我觉得这是小说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也是一个尝试。......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