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道路:理论整合的视角


□ 宋晓东 叶浩生

  摘要:“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是人文社会科学本土化运动的一部分。在文化转-向语境中,“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要求建设完整意义上的“中国心理科学”。从后经验主义理论心理学出发,这意味着以中国为现实文化主体的知识体系整合,即中国本土文化与心理学经验知识的双向诠释和建构。在经验基础或逻辑方面,整合要求进行知识体的区分;在体系建构和诠释方面,心理学知识体系的编篡服从于元理论层面的修辞学规则。
  关键词:中国化;本土化;后经验主义;理论心理学;修辞学
  中图分类号:B8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7)11-0104-05
  
  20世纪上半叶,当中国学者向国人介绍西方心理学时,正值“赛先生”引领学术文化的风潮。心理学是科学。科学知识是普世的真理。在这种语境中,“西方心理学”一语,只有在历史学的意义上,甚至只有相对于“中国古代心理学思想”而言,才有使用的必要;而“中国心理学”,仅仅意味着中国心理学家为“心理科学”所作的贡献。显然,少数杰出学者在不同语境中所论及的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这时还远远不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从20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问题逐渐升温,并成为当代心理学乃至人文社会科学“本土化运动”的一部分。各个国家在发展“本土心理学”的过程中所提出的问题及其解决方案,是思考“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所无法回避的;“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问题的提出和解决,也为世界各国以及相关学科“本土化”的发展提供了经验和借鉴。本文以本土心理学元理论研究为背景,尝试为“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问题建构一个后经验主义理论整合途径的框架。
  
  一、作为科学的中国心理学:从本土化到中国化
  
  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要求建设“作为科学的中国心理学”,即以“中国”为主体的心理科学。本土心理学是文化心理学的“第三波”。作为心理学文化转向最重要的成就之一,文化心理学试图以“文化相关”的研究取向,探求心理学困境的解决之道。在心理学文化转向的语境中,由于缺乏可以作为母版或参照的心理学,“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就不可能仅仅专注于中国心理学研究的特殊性。“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意味着在发展“中国心理学”的语境中,在心理学本土化运动的语境中,作为心理学文化转向的一部分,探寻“合理的心理学”。这种“合理的心理学”不是作为西方心理学研究的对立、补充或延伸,而是“作为科学的中国心理学”,在这个语境中,“中国心理学”本身,就必须是完整意义上的“心理科学”。
  中国心理学本土化运动的开端,一般追溯到潘菽先生于1939年提出“学术中国化”的主张。但这一学术运动的真正开始,或者说现实地延续至今,则始自中国台湾心理学家杨国枢先生。作为国际公认的四个最主要的“本土心理学家”之一,杨国枢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1988年,为便于国际交流,“中国化”改作“本土化”,“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也就随之演变为“中国本土心理学”。以杨国枢、黄光国、杨中芳等先生为代表的“本土心理学家”,强调心理学知识对中国本土文化的契合,主张从中国本土文化出发的心理学研究。在国际心理学中,这些理论立场扬弃了“菲律宾人心理学”(SP)和“墨西哥民族心理学”等早期的本土心理学发展模式。
  另一方面,中国心理学界自始至终并未放弃形成于20世纪初的“科学心理学”观念。与港台学者所倡言的“中国本土心理学”相对,内地自发形成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理念,虽然同样关注心理学的应用、实践,但更多地强调心理学的移植和在此基础上的建设。这种本土化观念与V.G.Enriquez所批评的“外衍本土化”的区别是,中国心理学家所追求的心理学理想并不是作为知识体的移植,而是作为一个国际学科的培育。在时代文化观念中,这种学科培育的合理性内核是,中国心理学仍然落后于发达国家,“本土化”也就是从落后走向发达③。在国际心理学中,这类似于北欧或日本心理学的学科发展模式。
  显然,在中国心理学语境中,分别以港台和内地为代表,“本土心理学”与“心理学本土化”存在着重要的分歧。在潘菽先生关于学术中国化问题的主张中,“文化”与“科学”即使不是同等重要,也是不可偏废的。但是,随着对这一问题的理论探讨和经验研究的深入,却出现与西方心理学一样的情形,文化与科学被割裂、对立起来。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心理学的“文化”根基。与北欧和日本的情况类似,内地的“本土化”理念几乎没有触及到西方心理学在文化方面的缺失,仍然是心理学文化转向所批评的“西方中心论”心理学在中国的延伸和继续。而本土心理学对“文化”的把握,一直在以“中国人”为代表的人口学界定和以“儒家文化圈”为特征的语言学分析之间摇摆,也并没有真正把握住“心理学研究中国化”的现实主体。本土心理学的思想背景和直接的理论驱动是反“文化殖民主义”,由此,本土心理学的理论批判采取了国际政治问题的表达方式:极端地说,心理学是关于人性的科学,美国心理学是关于美国人的人性研究,当其中所暗含的美国式知识逻辑被强加于中国心理学研究时,不仅美国人被错误地作为人性的尺度和标准,而且在这种心理学的实践中,必然暗含着中国文化社会生活的美国化。在这个意义上,本土心理学所张扬的是心理科学的文化主体。作为科学研究的共同体,心理学的文化主体就是心理学家的归属、心理学知识的产品市场与心理学服务的雇主。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一文化主体必然是作为国际政治主体的国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