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郁葱随笔节选


□ 郁 葱

  郁葱,当代诗人。生于1956年7月,现居河北省石家庄市。《诗选刊》杂志主编,编审。著有诗集《蓝海岸》、《生存者的背影》、《世界的每一个早晨》、《郁葱爱情诗》、《自由之梦》、《最爱》、《郁葱抒情诗》等九部,其中《生存者的背影》获第六届河北文艺振兴奖,《郁葱抒情诗》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主编《中国诗选》、《河北50年诗歌大系》、《河北历代诗歌大系》等多部。并著有中篇小说《瞬间与永恒》及中短篇小说、理论文章50余万字,所著电视剧《蓝岛意识流》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作品被译成多国文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河北省作协副主席。
  
  理想国的艺术理想
  ——有关“读”的笔记
  
  我的大半时间依然沉浸在理想国中。有的时候,重新看一看柏拉图对话录,看他的《理想国》,会有一种过去未曾有过的感受。柏拉图的理想国拒绝诗人,这未必只是负面的,能让诗人更加理智。“假定有人靠他的一点聪明,能够摹仿一切,光临我们的城邦,朗诵诗篇,大显身手,以为我们会向他拜倒致敬,称他是神圣的了不起的大受欢迎的人物了,与他的愿望相反,我们会对他说:我们不能让你这种人进到我们的城邦里来;法律也不准许像你这样的人生活在我们中间。我们将在他头上抹上香油,戴上羊毛冠饰,送他到别的城邦去。至于我们,为了有益于自己的心灵,将任用虽无他那种悦人本领但态度却比他严肃的诗人或讲故事的人,让其摹仿好人的言语。对于诗人说来,柏拉图很无情,但“让其摹仿好人的言语”,我想对于诗人说来不能算是苛刻。
  柏拉图还说“我们要他们在诗篇里培植良好的品格和形象,否则我们宁可不要有什么诗篇。我们要不要同样地监督其他的艺人,阻止他们不论在绘画或雕刻作品里还是建筑或任何艺术作品里描绘邪恶、放荡、卑鄙、龌龊的精神?
  “哪个艺人不肯服从,就不让他在我们中间存在下去,否则我们从小就接触罪恶的形象,耳濡目染,有如牛羊卧在毒草中咀嚼反刍,近墨者黑,不知不觉间心灵上便铸成大错了。因此我们必须寻找一些艺人巨匠,用其大才美德,开辟一条道路,使我们的年轻人由此而进,如入健康之乡;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艺术作品,随处都是;使他们如坐春风如沾化雨,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之间受到熏陶,从童年时,就和优美、理智融合为一。”当然,柏拉图可能是希望造就更严谨的诗人,并且要求他们介入生活,要求他们所选择表达的对象,有助于人们的道德培养,让他们选择正义。
  但正义不仅仅是“将善给予朋友,把恶给予敌人”,这一点我明白。不过,究竟正义的真实含义是什么,眼前的社会现实使我也不得要领了。还是想起了《理想国》中的话:“我们还要给坏事做绝的人最最正义的好名声。假使他出了破绽,也要给他补救的能力。如果他干的坏事遭到谴责,让他能鼓起如簧之舌,说服人家。如果需要动武,他有的是勇气和实力,也有的是财势和朋党。在这个不正义者的旁边,让我们按照理论树立一个正义者的形象:朴素正直,就像诗人埃斯库洛斯所说的‘一个不是看上去好,而是真正好的人’。因为,如果大家把他看作正义的人,他就因此有名有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为正义而正义,还是为名利而正义了。所以我们必须排除他身上的一切表象,只剩下正义本身,来跟前面说过的那个假好人真坏人对立起来。让他不做坏事而有大逆不道之名,这样正义本身才可以受到考验。虽然国人皆曰可杀,他仍正义凛然,鞠躬殉道,死而后已;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坚持正义,终生不渝。”这有些滑稽。但许多例子是这样的。对于诗人说来,这似乎很残酷。
分享:
 
摘自:陕北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