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瘿瓢山人黄慎记


□ 鬼叔中

  无事焚香对古书。周末闭门闲读同邑先贤、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黄慎的《蛟湖诗钞》。
  山人落拓,不事生产。所得资,辄游平山堂及金陵秦淮湖,随手散尽。倦而归。今且老矣。延与相见,年高而耳聋。与之言,不尽解,惟善笑而已。目力不少衰,能作小楷字。画甚捷,数幅濡笔立就。性耿介,然绝不作名家态。画时,观者围之数重,持尺纸更迭索画,山人漫应之,不以为倦。虽不经意数笔,终无俗韵。画已,辄睡。颇嗜果饵。睡久不起,撼醒之,贻以时果,则跃起弄笔,神益壮旺。每题画毕,必凭几掉头,往复吟哦,不能自已。(摘自乾隆二十四至三十年宁化知县陈鼎《黄山人〈蛟湖集〉叙》)
  山人心地清,天性笃。一切利禄计较,问之茫然。不重惜其画,而常自矜其字与诗。章草怀素、张之壁间,如龙蛇飞动。长篇短什每乐以示人,仓遽忙迫,牵人手,口喃喃,诵不休。或遗忘,则回首顾其徒曰,云何,云何?其磊落自喜如此。(摘自乾隆八、九年宁化知县许齐卓:《瘿瓢山人小传》)
  我还曾觅到一幅黄慎自画像。微驼,架一老式眼镜,前额及顶秃秃,胡须拉杂不修边幅,一手背后,一手持笔,痴张着嘴,神色专注地作画——多可爱的一糟老头形象。
  要了解黄慎,我以为有陈、许二知县的生动文字,结合他的这幅自画像,远比去吟哦钻研他的传世三百多首诗歌更具趣味。
  《蛟湖诗钞》能够流传后世,应该感谢与黄慎同时代的地方父母官、有心人——知县陈鼎(字组云,浙江海宁人,著有《镜心集》)。时在乾隆二十八年(一七六三)。黄慎七十七岁时,这位日理万机的陈知县政务之余没有找别的娱乐消遣,却花功夫亲自删选并捐俸刻印这本诗集,大概因为古代的地方长官大都是经过科考选拔的读书人,所以陈知县对山人有惺惺相惜之情。
  黄慎。原名盛,字公懋、躬懋、菊庄,曾用艺名江夏盛。康熙六十年得知南海居然有位同姓同名的画家,遂更名黄慎。雍正四年改字恭寿,取别号瘿瓢山人。并用木瘿刳制一瘿瓢,腹沿刻草书“雍正四年黄慎制”七字,口外沿尖端镌小八分书“瘿瓢”二字。此瓢现仍藏扬州商宝松家。画家也用过东海布衣、苍玉洞人、糊涂居士、放亭等别号。
  瘿瓢山人。少孤。父巨山客死于湖南商途时,慎年甫十四,弟达三岁。家徒四壁。母独力撑柱,夜勤女红,无膏火,拾松枝燃照,或走附月光,严冬风霜,犹著苎布裙,手指皲裂无完肤,旦以所成命子操入市易米,进二老。而糠粃作羹,偕子女共食。时在康熙三十九年间(见马荣祖:《黄节母纪略》、王步青:《书黄母节孝略》)。我们由此可以窥见那个时代的温饱大问题——寒凉至此,何言盛世?
  “慎之寄于画,非慎志也,为谋吾母之甘旨”,“慎非画,无以养母”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频年饥馑,无从得食,慎大痛,再拜别母,从师学画,年余,已能传师笔法,闯荡乡间街巷、鬻画供母。可见他当时也只是一名顺乎流俗替老百姓写真画像的画匠而已。山人性绝慧,后旁及诸家,并游历建宁、汀州、江西的宁都、瑞金、南丰、赣州、豫章,广东的曲江、南海,以及苏杭、南京等地,以艺会友、寻幽览胜。雍正三年三十八岁时正式定居扬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