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掩的门


□ 王月鹏

  机关大楼的地下室弥漫着一股霉味。地面光洁,纤尘不染,许是因为这里常年照不进阳光,空气有些潮腐。电梯里挤满了人,有人在轻声慨叹杜鹃开得不如去年旺。每天从这里上楼下楼,我居然从没留意到楼梯口还有一盆杜鹃花。电梯缓慢地合拢,我从渐渐缩小的门缝里看到了那盆杜鹃,红色的花朵欲语还休,散发一种与这楼并不协调的气息。花的色彩是艳丽的,气息却是微弱的。电梯的门彻底关上了,开始缓慢上升。在这方封闭的小小空间里,大家的话题仍然是关于杜鹃的。一个人说,他家里曾经养过几盆杜鹃,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都枯死了。另一个人说,杜鹃更喜欢在潮湿的地方生长,比如这栋大楼。电梯和话题几乎是同时戛然而止,我们走出来,向着各自的办公室走去。

  机关大楼的后身开了一道狭窄的口子,是个后门,门上挂着红绿相间的帘子,容易让人联想到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有的人不走正门,把车停在楼的侧面,向后拐几步,从这道后门就进了大楼。每天上班前和下班后的半个小时,后门像是机关大楼的一道伤口,注进一些什么,或者流出一些什么,除此之外的时间,它就被关闭了,既不注进什么也不流出什么。后来,有个上访户随着早晨上班的人群从后门混进大楼,不乘电梯,沿着楼梯爬到顶楼,直接去到某个领导办公室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诉苦。后门从此被锁起来,红绿相间的门帘也被揭走了。把后门堵死,最不适应也最不答应的,是机关干部。他们轻车熟路走惯了,突然遭遇铁将军把门,闹得意见沸沸扬扬。有人说门本来就是让人走的,怎么可以堵上呢?还有的人借题发挥,名义上说门,实质上是在含沙射影牵东扯西。终于有领导出面定了调子,他说门的存在总是有其道理的,堵不是办法,畅通无阻也不是办法,最好的结局就是既给人便利又不出问题。机关大楼的那道后门于是重新启用了。重新启用的后门又挂起了红绿相间的帘子,而且增设了两个保安把守。

  机关大楼前面的空阔地带常常成为表演的舞台。浩荡的秧歌队,打着“工业新城、和谐新区”之类的红色标语,面向机关大楼载歌载舞。与秧歌队的红色标语相对应的,是楼前赫然醒目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他们对着机关大楼演唱,没有观众,只有机关大楼数不清的窗口,像是一双双没有光泽的眼睛。“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作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歌声嘹亮,末尾的一声“谢谢,谢一谢一”,拖腔拉调,有点正经,又有点假正经。然后一个东北口音开始报幕:下面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诗《沁园春,雪》,配乐骤响,噪音扯起,好似一场雪灾从天而降,让人唇冷齿寒。紧接着峰回路转,一个年轻人开始如泣如诉地唱:“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他们面朝机关大楼放声歌唱。他们深知歌唱不仅仅是一种声音,更是一个态度。态度比声音更重要。路人不以为奇,偶尔有人驻足,然后飞快地走开了。有时,机关大楼门前会聚集另一些人,他们不肯离去。从窗口望去,是模糊的人群,看不清一张张具体的脸。每个窗口都隐着一双眼睛。警车横在大院门口,有人站在门里向门外的人群喊话。我站在楼上,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有风在窗口呜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