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灯笼(小小说)


□ 周朝军

  张同和发现小乞丐的时候,天刚擦黑。这是本月以来第三个倒在门口的乞丐了。张同和的同情心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

  “腊七腊八,冻死叫花!”一入冬,天就冷得邪乎。到腊八这一天,吐口唾沫摔八瓣。岑石镇大街上,送葬的队伍一茬撵一茬,连冻带饿死在镇上的乞丐随处可见。“老天爷作孽啊,祖辈儿没见过这阵仗,真是蛤蟆星子进大河——见了景了啊!”几个扎堆晒太阳的老汉感慨不已。

  张同和看到小乞丐的第一眼,想起的是长工刘三,“刘三,龟孙子你又到哪里出秧去了,快把这个穷鬼给我扔到乱葬岗去!”踮着小脚颤巍巍跑出来的是小姐春草,干了一天活的刘三早就累倒在了床上。不知情的人很难把春草和张同和联系在一起。张同和,站直了赛个钉长,一张脸上满天星,千沟万壑的像刚犁过的地。春草年方二十,细高挑,粉嘟嘟的瓜子脸很耐看。春草是个活菩萨,才瞥了一眼小乞丐,泪珠子就直打转。小乞丐约摸十五六岁,干干净净,不似一般乞丐那样埋埋汰汰的。只是从上到下穿得单单薄薄,不带一丝儿棉。春草俯身试了一下小乞丐鼻息,拿眼剜了一眼张同和,“爹啊,家里不缺这口饭,用了一辈子穷人,也该是积点德的时候了,免得给乡党留下话把儿。”张同和听闺女这么一说,脸上就红一阵紫一阵的,硬得像白菜帮子。张同和犁地是把好手,可一辈子却没犁好老婆这块地。折腾了大半辈子,五十岁上才得了这么一个闺女,看得比金疙瘩还娇贵,闺女的话就是圣旨。

  长工刘三把小乞丐抬进柴房的时候,春草先是抱来了一床新棉被,后又端来一碗腊八粥。刘三看看小乞丐,再想想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喝了腊八粥的小乞丐,脸上逐渐红润起来了。借着灯光,春草仔细端详着小乞丐,觉得小乞丐眉是眉,眼是眼的,怪好看的。

  第二天天一亮,春草就拿了新棉衣来看小乞丐了。小乞丐已经起来了,正在洗漱,看见春草来了,就傻兮兮地笑起来,并不显得面生。春草见小乞丐居然也讲究干净,就觉得小乞丐越发可爱起来了。“你傻乎乎地笑个啥,也不知道谢谢我,把你再扔到街上喂了野狗算了!”春草打趣小乞丐。小乞丐还是不说话,只顾笑。“我昨夜里说得唾沫都干了,也没换下小要饭的一句整话,少不了是个哑巴。”刘三把烟锅子往地上磕了一下说。春草看一看烟雾缭绕的刘三,有点不太相信,又瞅了瞅小乞丐,胸口就猛地疼了一下。穿上新棉衣的小乞丐,显得很神气,低下头把自己看了又看,仍是一个劲地笑。春草又把小乞丐从头到脚瞟了一遍,说,“你以后就留下来吧,我也没个兄弟姐妹的,留下来是个伴。你叫个啥,多大了?”春草问完了才意识到是白问。小乞丐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支笔来,又扯了一张刘三卷旱烟的纸。小乞丐把纸条递过来的时候,春草有些惊讶,脸上露出了喜色——她没想到小乞丐居然会写字。小乞丐叫根子,16岁了。春草叫了一声“根子”,又叫了一声“根子”。根子就一个劲地笑。

  沂蒙山区是山连山,山套山。岑石镇就架在半山腰上。张家上下二十口人,加上十几头牲口,每天用的水全靠几个长工走三里地到山下的泉子去担。张同和专门给了根子一对小桶,让他每天跟着刘三下山担水,“根子,你记住了,你的命是春草救下的。”根子使劲地点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