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单的独角


□ 晶达(达斡尔族)

作者简介:晶达,女,达斡尔族,1986年生,诗歌散见《星星》、《民族文学》、《草原》等刊,已出版长篇小说《青刺》。内蒙古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英语培训班学员。

  若按五行而论,我命中多“水”。

  五行中的“水”是否也会流动我不得而知,但我生活过的地方却总能听见水的声音——不论是大学四年在成都,还是工作过的天津,当然,还有养育我的家乡莫力达瓦,这些水总是以各种形态——或雨水,或江河,甚至是大海,默默地将我围绕,而我更愿意称之为保护。

  2005年当大学录取通知书握在我手中时,曾去过成都的姨姨告诉我:那地方潮湿,多水,容易长湿疹,所以四川菜里花椒辣椒多,去湿气,你也要多吃。我并没有按她的建议去做,因为一个人的口味是较难改变的,所以才会有那句话——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后来,湿疹不分时节地找了很多人的麻烦,但它并没有来找不吃花椒辣椒的我,我想,这一定与我家乡的水有关。

  莫力达瓦磅礴的江河,使我从小生活的环境空气湿润,所以即便是成都的“潮湿”,也很难在我体内变成毒素,进而成为湿疹。成都潮湿的空气只是让我的身心更加柔软,更加融化了-一些。这潮湿的空气尽管柔软,却缺乏莫力达瓦湿润的空气中特有的硬朗气质。

  莫力达瓦的水资源占整个内蒙古水资源的65%,这咄咄逼人的比例不知是因为小小的莫力达瓦江河湖溪实在太多,还是因为广阔的内蒙古实在太干燥,总之这个百分比不能不让干燥的内蒙古西部区羡煞红眼。我从没能将这些分布在家乡各处的庞大水资源了解得一清二楚,唯一一处最为熟悉的,便是嫩江。

  儿时觉得嫩江很遥远,它是莫力达瓦的边缘,在最东端,过了江,就是别的地界了。当地人都称嫩江为“东江沿”,但是他们习惯把“沿”字读成“燕儿”,所以如果听见有人嘴里冒出“东江燕儿”这几个字,那可以确定这人一定是地道的土生土长的尼尔基镇人。

  那时过江的方式随着季节更迭,分为两种:寒冬时,整个江面变得僵硬而沉默,本来墨绿的江水冻成了一块庞大的白翠,人们可以肆意踩在上面,过江也好,溜冰也罢,江面上寒风不断,将脸吹得通红,可却吹不走满脸的笑容;待到春暖花开,江水再次湍流,人们就会在江面上从这岸到对岸架起一座浮桥,桥上有行人有车辆。浮桥是铁制的,由十几节连接在一起,我还记得坐在车里过江时,车子每碾到两节的连接处,都会发出“噔噔”的响声。

  这声音让我紧张,每次都会担心要沉到水里去,觉得是什么怪物在水底作怪。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浮桥的原理,浮桥在我眼里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它不像石桥木桥,腾空凌驾于水上,浮桥是与水紧挨在一起的,水流冲击着它,它左摇右摆却能承重几吨的货车。你走在桥上,甚至能感受到下面江水的温度,能感受到江水流动带来的些许振动。

  我从未怀抱过嫩江的江水,换句话说,我是个旱鸭子,我并不惧怕水这种物质,但我惧怕水形成的世界,那是陌生的世界,没有氧气,深不见底,甚至你无法想象除了鱼虾贝之外,还有什么诡异的生物在里面,就像电影《尼斯湖水怪》里的怪兽,之前谁能想到它生活在水中?每到夏天,小学初中高中的班主任都不厌其烦地告诫着:不要去江里游泳,今年又死了X个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