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原虚构(组诗)


□ 朵 渔

平原虚构(组诗)
朵 渔

  妈妈,您别难过
  
  秋天了,妈妈
  忙于收获。电话里
  问我是否找到了工作
  我说没有,我还待在家里
  我不知道除此之外
  还能做些什么
  所有的工作,看上去都略带耻辱
  所有的职业,看上去都像一个帮凶
  妈妈,我回不去了,您别难过
  我开始与人为敌,您别难过
  我有过一段羞耻的经历,您别难过
  他们打我,骂我,让我吞下
  碎玻璃,妈妈,您别难过
  我看到小丑的脚步踏过尸体,您别难过
  他们满腹坏心思在开会,您别难过
  我在风中等那送炭的人来
  您别难过,妈妈,我终将离开这里
  您别难过,我像一头迷路的驴子
  数年之后才想起回家
  您难过了吗?
  我知道,他们撕碎您的花衣裳
  将耻辱挂在墙上,您难过了
  他们打碎了我的鼻子,让我吃土
  您难过了
  您还难过吗?当我不再回头

  妈妈,我不再乞怜、求饶
  我受苦,我爱,我用您赋予我的良心
  说话,妈妈,您高兴吗?
  我写了那么多字,您
  高兴吗?我写了那么多诗
  您却大字不识,我真难过
  这首诗,要等您闲下来,我
  读给您听
  就像当年,外面下着雨
  您从织布机上停下来
  问我:读到第几课了?
  我读到了最后一课,妈妈
  我,已从那所学校毕业。
  
  秋 雨
  
  帘外的雨从早晨落到了黄昏。
  我像一只老鸟,读书礼佛
  整理湿淋淋的羽毛
  藤椅里的人形迎合着肉体
  一种骨折的声音不断传来。
  夏天过去后
  慵懒得够可以的了
  风吹前额,失败的乐趣盖过了头顶
  而要等的女孩正要敲门
  ——白纱衣,初中生
  让一个中年人辅导近代史
  
  最后一行
  
  我看见窗外走过一个孤单的身影
  细密的小雪落在他的头上
  他走得杀气腾腾,仿佛去追索一条
  欠债的命
  
  当降雪成为一段背景,那个人
  又从我的窗前返回,他走走停停
  面带喜色,仿佛听到了天上的声音
  
  哎,来来回回的人生啊
  我轻轻叹了一声
  重新回到暗处
  写下最后一行:
  无法预测的命运
  各自的命
  
  风中走着各自的命。霜雪
  枝头,成群的灰雀
  组成简单的家族。
  风中走着各自的命。烟囱
  自房顶滚落,一张张模糊的脸
  从白雾中走开。
  那委琐的酒徒,瑟缩着
  给一辆自行车打气
  眼底露出鹰的绝望。
  风中走着各自的命。生活
  像溃散的绷带,找不到
  结实的伤口。雪迹被践踏
  寒意结成了冰,爱来自
  乌有之乡,自由而无望——
  它成长,像蜂巢,虚构着
  越来越深的灰。
  
  姥姥家的孩子
  
  大街拥挤的年代,我们
  出生。童年被举上树
  母爱是倒影
  修改一新的户口簿
  夹着一枚孤儿的奶瓶
  
  五折的月光,七折的鱼
  叛逆来自昨夜的厌食症
  白天的石头,用来盛放泪
  夜晚的长柄勺,用来舀孤独
  我们在老年的怀抱里听潮声
  
  ……今夜你来,而他已去
  冬季的雨滴不完
  生平来不及回忆
  一切都已死去,一切仅是象征
  告别成为一个人的相聚
  
  ——地理也影响了我们一生。
  
  平原虚构
  
  那么多人涌向字里行间,寻找替身
  那么多人流落街头,道德孤立
  如果风藏在袖子中,就变成了清风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