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路和一座庙的故事


□ 王培洁

  一条通向历史的路也通向了今天。一座寺庙记录了历史,也记录了今天。
  
  洪武爷弄出了这个路。山里的路,没名儿。
  崇祯爷造了这个庙。山里的庙也照样有个叫法,叫三叠寺。
  路还有着,有人走着,进山砍柴,山民上上下下就这个路。
  三叠寺没有了,怎么没有了,后来的人说是烧了。
  
  北赶大元,明军一路打着胜仗过来,兵临北京城下。元鞑子招架不住,出了安贞门一路北跑,不顾大都北京,进了北陲大漠。立秋时节,朱元璋进了北京城。洪武爷屯兵北京城外,又分兵派将,连续进入大漠。于是,转眼数九隆冬。这一年北京雪又来得勤。
  一路从南边过来,明军全无御寒准备。留在大都的,营中寒冷不能取暖。外征大漠的,千里不见根草,有粮亦不能造饭。前后军中,皆需忍饥受冻,上下将士,多有伤病。
  朱元璋那么大来头,元鞑子慌了神。其实元鞑子根本不用跑。关公战秦琼———咱们后话拿到前边儿来说,希特勒几十万机械化部队闹着玩似的一家伙开到莫斯科,兵临城下,也是在天还不冷的时候。可人家斯大林就心里有数,不跑,就是不跑,不但不跑,还在红场阅兵。阅完兵等着希特勒,天寒地冻,看你怎么办。结果希特勒冻得枪拉不开栓,车打不着火,兵们将们的都冻残了手脚。斯大林呢,吃饱了喝足了,穿得暖暖和和地出了城,一仗下来,希特勒就勒里勒特了。元鞑子如果以逸待劳地扛到冬天,再扛到朱元璋受不了北国风光的时候,瞅准空子出城决战,或许大明朝就没有了后来。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朱元璋一看不行,就赶紧想办法。他在各部抽出九千人编成了一支临时建制,然后找出了一个叫徐万生的中军将领,说徐万生,派你个活儿。徐万生说,行,您说吧。朱元璋说,听说北京西边山多林密,这九千人交给你,你去给我弄点柴禾来,先弄够一个冬天用的再说。
  徐万生领命,让手下这九千人弄齐了应用的家伙,之后就浩浩荡荡开进了北京西山,在一个叫阳台山的地方扎下了九千人砍柴大军的营寨。
  野生野长的柴木,是老天爷的恩赏。这一带有十几户山野人家,大约从秦始皇或汉武帝那时候就在这阳台山繁衍生息,踏踏实实地过了一千好几百年。这一带再往山里头就不再有路,也不需要路,因为不用往山里头钻,老天爷白给的这些,年年采用年年新生,光是眼前脚下就让人受用不尽。
  但是,风卷残云,只一天工夫,山坡底处和山脚下的柴木就让徐万生这九千虎狼子弟砍削殆尽。在这里安身立命的十几户人家眼睁睁也就在一天之中失尽了生活和生计。
  山民们行走串联,要去面对兵们讨个说法,讨说法实就是讨回生存。可虽说是些柴禾兵,却也行营帅帐,九千人也是铺天盖地的虎狼阵势。讨说法,山民们想时胆大做时怯。
  有个女孩儿,叫山果子,十六岁一个黄毛丫头,她说她去找那些兵。
  我去找他们,她说。山民们担心见了那些兵不知如何说。
  山果子说,满地都是理,拿起来就能说。
  于是,大伙就拥着山果子到了明军营地。
  话又说回来,虽说是虎狼阵势铺天盖地,但磨刀霍霍只向柴木不向人。不是以溅血见死做目标,来的又都是在家山民,军中卫士便不必横枪竖剑,如临大敌。
  山果子说,你们是哪儿的,上我们家门口来敛柴禾。
  卫士说:“奉命砍柴。”于是一来一往口角起来。
  帐外动静惊动了帐里面,柴草统帅徐万生走出来,就问怎么回事。
  山果子说,你是管事的?干吗不叫我们活。
  徐万生说:“你这小妞儿,上来就是一片黑云彩,怎么不叫你们活。”
  山果子说,满山的柴禾都叫你们弄走了,我们日子怎么过?
  徐万生说:“军营需要这些柴草,官家打仗也是为你们能过好日子。”
  山果子说,你们打完仗,我们全都冻死了,还说什么好日子。
  徐万生说:“眼下有了洪武爷,有了大明朝,我们……”
  没等徐万生说完,山果子抢进说,什么朝我们也得过日子,元鞑子也没叫我们没柴烧。
  徐万生说:“你这小丫头,敢跟爷这样说话。”
  山民们说,说说也不行?闹朝代,你们愿闹你们闹,我们得烧柴。
   “好,”徐万生说:“爷我原也是个打柴的,天火烧了林子,这才吃粮当兵。天火不烧这片山,是叫你们踏踏实实过日子,那你们就踏踏实实过日子。”
  山果子说,秃山秃岭,让我们拿什么过日子。
  徐万生说:“我把柴禾还给你。”
  山果子说,你正连车带马往外运,胡说能把柴禾还给我。
  徐万生说:“说还就能还,只是我有一条件。”
  就怕你不说。
  “你得给我当媳妇儿。”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