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子和爱情:我们这个时代的情感故事


□ 赖洪波

赖洪波

  我们这个时代的情感,尤其是爱情,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从去年火热的相亲节目,到现在爱情问题时时成为大家讨论的中心,都折射出“爱情”在我们这个时代的种种变化。《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从2011年第1期开始,发起了“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的讨论,吸引了读者的广泛参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1年第1期刊登的丁力的小说《房东》,似乎也以小说的形式,加入了对这个话题的讨论。

  这篇小说给我们的答案无疑是灰暗的。讨论爱情,却以<房东》为题,可以看出这个时代的爱情与房子之间的紧密关系。故事的女主人公刘春天,29岁,在证券公司上班,高级白领。在二房东黄守仁眼里,她高不可攀,是一个在物质时代极为“干净”的女孩。因为在黄守仁看来,“如果你不干净,你不但可以住别墅,而且还能有自己的跑车。”黄守仁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干净”的女孩,对爱情的心,早就死了,而且“死”得非常决绝,这是一直仰望她的黄守仁始料不及的。

  小说没有详细交代刘春天为什么对爱情产生如此痛切的绝望,但是从刘春天与大房东蔡大鹏的交往中,我们已经可以推理出她在情感上日渐决绝的原因。蔡大鹏是深圳本地人,已婚,拥有两栋八层高的楼房供出租,衣食无忧。与别的本地村民不同的是,蔡大鹏求知上进,获得大学学历还当上国家公务员,在财富和社会地位上,都让人羡慕。刘春天周旋在大房东与二房东之间。大房东把资金转移到她所在的证券公司、并由她来操盘买卖股票后,刘春天的奖金成倍增长。但是在以身相许并怀孕后,刘春天却在蔡大鹏的惶恐与紧张中看到这个人的卑琐。原来再好的感情,在蔡的眼里,都可能变为勒索钱财的利器。

  无奈,刘春天只好考虑让黄守仁来当孩子的爸爸,但也一度感到愧对黄对自己真挚的情感。但是,当黄守仁诚惶诚恐地把存折交到她手上,当她发现这个承包了蔡大鹏楼房出租业务的二房东所有存款只有50多万、还没有自己的存款多的时候,刘春天遂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以孩子来保证黄的二房东的地位。小说的最后,蔡大鹏问孩子的名字,刘春天答道,他叫黄东,因为他爸爸是房东。看来,这个孩子,最终成了勒索的武器。因为这个孩子,黄守仁由二房东变成了真正的大房东。

  小说到此戛然而止。但是,读者却不可能轻易放下这个故事。孩子,成为勒索亲生父亲财产的武器,唯有这样,才能使不知情的养父成为真正的大房东。在这种荒谬的境遇中,孩子将会面临怎样的成长环境?将面临着怎样复杂的家庭伦理关系?刘春天破碎的爱情,影响的并不是两个人,而是影响着两个家庭乃至下一代人。

  《房东》这篇小说,最引人注意的应该是:它把描写爱情的笔触伸向了当下处于中间阶层的人们的情感世界。我们知道,一个社会的中间阶层是社会的主体,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中间阶层的价值观代表了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小说女主人公刘春天的形象是丰满的。她出生于知识分子的家庭,大学毕业后独自在大城市中闯荡,渴望着能有安定的家,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使父母安享晚年。但是,在深圳这个物质化的城市,她挣得的钱和二房东黄守仁的钱财加起来,也不能买到合适的房子来实现这最简单的愿望。刘春天不得不一步步地向物质妥协,对爱情的幢憬也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最后选择的是一个经济基础还不错的、爱自己的人,组成了家庭。爱情没有了,有的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爱情已经不复存在,未来的家庭,实际上也是千疮百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