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塆里有个咚咚锵(外二篇)


□ 黄文超

塆里有个咚咚锵(外二篇)
黄文超

在我的老家,形容有些弱智的人是用锣、鼓这两种常见的音乐之声来描述的。如果某人被大家认为有点不明白,不太达情知理,便送他一个“两下鼓,一下锣”的称号,叫咚咚锵。孟信就是我那前塆后岭称之为咚咚锵的人。
孟信是人民公社时代从邻县嫁到我们村子里的。作为女人,她的确不美,甚至很丑:上下一般粗的身子,永远也梳不顺的头发,一双不会闪光的浊黄眼睛,不时用本来很脏的衣袖使劲揩鼻涕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让人摇头。如果仅仅只是长得丑一点也就罢了,可怕的是她竟然不太明白,竟然有点咚咚锵。
孟信的咚咚锵是一过门的时候塆下人都领教过了的。婚后第二天,恰逢驻队工作组的干部到她家吃派饭,作为新人,孟信当然作陪。饭过酒毕,干部起身告辞,孟信却挡着门,伸手嚷开了:“昨天喝酒你冇赶情就算了,今日吃饭的一角二分儿,半斤粮票未必也想抹了。”用手指剔着牙的驻队干部脸色由红变青,从上衣口袋里抠出一角二分钱,半斤粮票,狠狠地摔在尚未收拾的餐桌上,掉身走了。
那个时候驻队干部俨然太上皇,塆里遇有婚丧嫁娶,能请到干部是件了不起的体面事。干部能在七亲八戚,左邻右舍面前与你同桌把盏,算是给足了面子,哪来的赶情一说呢?至于干部吃派饭,按规定是要交钱的,但通常是被主人推三阻四地谢绝了,肯定是不会伸手讨要的。孟信这一四六不分的举动在塆下人看来是不合情,不入理,不明白的,于是就咚咚锵了。于是前塆后岭,大人小孩便大多用戏弄、轻蔑的腔调评她、论她;用对待咚咚锵的口气同她说话。
大集体时代,因为要反修防修,割资本主义的尾巴,铲除滋生资产阶级的土壤,农民的自留地是不准多种的。那一年队里规定每户只准种三盆南瓜。塆里几个胆子大的农民偷着多种了几盆。在当时,这可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驻队干部便带着兵,扛着铁锹,一家一户地铲掉多种的瓜,一路所向披靡,斩获颇丰。孟信在生产队猪圈的周围种了整整十盆瓜,南瓜得地之优,藤肥叶壮都开了花。听说工作组要铲她的瓜,便老鸡护小鸡一样地用双手护着瓜盆:“那个铲我的瓜,我就弄死哪个屋里的伢。”民兵们提起的锹都蔫蔫地放了下来,一见这阵式,工作组的干部也让了一步,“算了,咚咚锵变不了修”。一塆的瓜都铲光了,咚咚锵的瓜留下来了。
生产队“双抢”的季节几乎每天晚上要开夜工,通常是两班倒。上一班从天黑到午夜,下一班从午夜到天亮。两班交接的时候队里给每个开工的人安排一碗大米饭,由队长掌勺,社员排着队挨个地盛上。孟信不开夜工,本来是没有资格得到这碗饭的。可是孟信总是卡着钟点在两班交接的时候,大大咧咧地走来,大大咧咧地用自己带来的碗舀上满满一碗饭,然后大大咧咧地笑着扬长回家。队长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真是个咚咚锵”。
大集体时候,我们村子是很少吃面食的,只有在端午节才能用新麦磨面,蒸上几个馍馍。如果早上能像城里人那样,用馍就着稀饭、咸菜过早,那当然是够惬意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