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忧患中的启示:重读中国电影的叙事传统


□ 陈 山

在今天,中国电影的叙事传统问题,已经不仅仅是理论探讨的命题,而是一个极其紧迫的现实问题,是中国电影业直接面对严厉的客观态势必须迅速做出的一个现实反应,形势逼人。这种客观态势的严酷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现在中国的电影产业正在一个全新的机制和产业环境下迅速进入非常严酷的原始积累期,而与此同时,中国的电影业又刚刚处于体制和观念的稚嫩的调整和蜕变期,这就造成巨大的落差。也就是说,面对这样一个产业原始积累的时期,我们准备不足。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我们尚没有准备好一支有效的产业后备军。我们目睹电影产业第一线的制作领域基本上还是一些50岁上下的资深艺术家在挑大梁,而一些导演至今还拘泥于“要拍自己想拍的电影”这样一种电影产业史前期的观念,自我和观众的关系还没有及时调整过来,不免深感隐忧。仅就电影叙事传统这一命题来说,电影的特质到底是叙事还是纪录特性?电影的本性到底是照相还原还是走出照相走向叙事?电影艺术的核心观念到底应该是影像本体论还是综合艺术论?文学性在电影艺术系统中是否应该占据核心位置?对于所谓的“谢晋模式”(当年批评谢晋的所谓“儒家电影”论,是否是一种“评法批儒”思维的延续?)、对于张骏祥“用电影表现手段完成的文学”的观念是否应该重新审视?电影能不能和戏剧离婚?中国电影的所谓“影戏”传统,究竟是作为属于东方文化体系的中国电影业与好莱坞电影争夺市场份额的法宝,还是应该革新的保守落后的电影理念?再拿目前的态势来说,我们的“老师”首先应该是好莱坞电影还是欧洲实验电影?电影人的艺术成就感究竟来自于一些实验电影节的奖杯还是来自于千千万万草根阶层普通观众的笑脸?今天我们谈中国电影叙事传统,首先应有的是观念上激烈甚至痛苦的蜕变。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电影业,有它的当务之急。就目前的态势来说,应发扬高度的民族凝聚力将整体电影业的生存和发展置于个人审美情趣之上,犹如韩国电影人那样,这是对话的基础和前提。也就是说,面对一个强大而陌生的电影产业,我们这些在“计划”制片体制和“单位”制度下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电影人敢不敢首先在观念上革自己的命。
第二,我国电影业面临的客观态势的严酷性还表现在要和好莱坞这个世界电影业的强敌进行直接和正面的较量。加入WTO以后,好莱坞电影全面进入中国电影市场势不可免。为了在战略上培育和争等明星形象征服了无数少男少女,李向阳、刘洪等传奇英雄成为青少年成长经验中的新偶像。《冰山上的来客》、《野火春风斗古城》等惊险巨片,又是集惊险、言情、歌舞、风光片于一体的“类夺中国的电影市场,好莱坞电影已经认真准备了近20年。与好莱坞电影的较量实际上是文化与文化的较量,好莱坞利用它带有浓厚意识形态效应、宣扬美国精神的文化产品刻意培育充分西化的一代,从而也培育了它的电影市场。我们应该在总结中国电影叙事传统的基础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