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上的一扇门


□ 刘黎莹

  ●刘黎莹

  故事和月光有关,和一扇门有关。

  那是一个夏季的黄昏。

  有位脸上有疤痕的外地中年男人来到了一个名叫苏里的小镇。中年男人是打很远的地方来的。他凭着两年前的记忆.径直走进了一个不太起眼的院落。院落的门是开着的。他发现虽然院落的面积没有变化,但不像两年前那么有生气了。到处是破砖烂瓦。中年男人站在院落里,连他自己也不知站了有多久。这个院落的一切,仿佛都在默默地告诉他.院落的主人一定是把日子过得很狼狈.再也没有两年前那样蓬勃的迹象了。不知何时.一位憔悴的瘦削老头儿打屋子里慢腾腾走出来。老头儿鹁衣百结,当他抬起头时,在沉沉暮色中,中年男人看清了老头儿黧色的脸和杂乱的胡子。老人的样子的确有些怪异,但中年男人又一时说不清楚怪在什么地方。

  老头儿问中年男人:你找谁呀?

  中年男人说:老人家,我找夏天宝。我记得一年前他是住在这的。我还和他在这个院子里喝过酒,打过扑克牌。

  老头儿点点头,说:哦。没错。这是夏天宝的家。听口音你是外地人吧?我以前咋没见过你呀?

  中年男人说:老人家,我不是本地的。我以前和夏天宝有生意上的来往。我们是生意上的朋友。我这次也是为生意上的事情来找他。他过得还好吗?

  中年男人一脸的疲惫。他想问的事太多,以致于脑子里有些混乱。他很想到屋子里好好歇一会儿,好好理一理头绪.再向老头儿问这问那。他一年前生了一场病。病好后,脑子里常常是丢三拉四。有些没用的事记得清清楚楚。有些很重要的事却断断续续.要么只记住个开头,要么只记住个结尾。他为此很是苦恼。现在,中年男人实在是太累了。坐了两天一宿的火车,义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当他感觉身体非常疲倦时,说起话来会更加的杂乱无章。

  中年男人还没等走到屋子里去.就听到走在他前面的老头儿发出一声很重的叹息声。中年男人看到老头儿的背有些驼,走起路来也是颤颤巍巍的,像是随时要被风吹倒的样子。中年男人很想上前去扶老头儿一把.但他发现老头儿好像是不太喜欢和他的距离太近。老头儿总是和他故意保持一段距离。中年男人越发觉得这个老头儿古古怪怪的。中年男人心想,这个叫苏里的小镇真是个古怪的小镇。也许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也只能见怪不怪了。

  老头儿说:一言难尽,天宝是个好人呀。天下难找的好人,只可惜命短。要是他现在还活着多好。唉。

  愕然霜一样结满中年男人的脸颊。

  两年前,夏天宝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呢,咋说没就没了呢?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老头儿脑子有毛病,也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毛病。

  中年男人稳住神,略带诧异地问:老人家,你说天宝他……

  老头儿说:天宝一年前就死了。是为救一个滑落到水塘里的孩子。你说他又不会游泳,可一看到有孩子滑进了水塘,就忘了自己不会游泳的事了。硬是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里。池塘可是有年岁了.里边的青苔厚得看不见塘底。又深又滑,你说天宝跳进去,那能有个好?结果,孩子倒是被人救上来了.等天宝被人捞上来时,早断气了。

  老头儿说说停停,中年男人一直很安静地听着,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已到了风烛残年的讲故事的老人。这个故事一下子让中年男人手足无措,他有些慌乱,有些惋惜。中年男人的目光有些黯然。悲哀宠罩了他的双眼。渐渐地,余辉被夜晚抹去。天色开始一点一点黑下来了。中年男人不打算再到屋子里坐了。

  中年男人问老头儿:“老人家,你是夏天宝家的亲人吗?”

  老头儿说:“不是不是。我要是能有夏天宝这么个儿子就好了。唉,我可没那福份。我是他的一个邻居。以前天宝活着时,对我可好了。后来我的儿子成了家.天宝看我没地方住,就让我搬到他家来了。说是他天天在外边跑,家里连个人也没有.搬来好和他做个伴儿。”

  中年男人问:“老人家,夏天宝难道就没有一个亲人了吗?”

  老头儿说:“他的父母早就没了。只有一个姐姐.好几年前就跑到外边打工去了。到现在生死不明。连个口信儿也没往回捎过。唉,一家子人.就这样死的死,没影儿的没影儿。这人呐,真是朝夕祸福,早有老天爷给你安排好了。人有千算,老天爷只有一算。人算抗不过天算……”

  中年男人问:“夏天宝死之前,是不是一直还在做那些日用品批发的小本生意?”

  老头儿说,早不做了。自打他有一次做赔了后,就没法再做了。我听夏天宝活着时跟我说起过,他欠了很多人的钱,但也有不少人欠他的钱。他也是在万般无奈时才去骗别人,别人也骗过他。他不想让别人骗,更不想去骗别人。可是人一旦做起生意来,有时就把握不住自己了。钱是什么玩艺儿?要我说钱他妈的是个有毒的物件。不知为了钱,有多少人搭上了性命。有的还是一搭就是一家子人的性命。做到后来,天宝欠别人的钱太多,也许他天生不是个做生意的料。他也想把钱都利利索索地还给人家。可上哪弄那么多的钱呢?他是真难为坏了。他那天救那个孩子时,就是去和邻村的一户人家去讨债,结果,债没讨来,命却丢了。事后,办天宝的丧事时,那个欠他钱的人也来了.他哭得像个大老娘们儿,他说那天家里穷得连顿饭都没法管,要是留下天宝吃饭,他哪能把命丢到池塘里呢?唉,天宝也急呀,有些钱,看样子是一时半会儿还不上了。说起来,他也是被别人骗苦了,要不,哪有做生意只赔不赚的呢?都是没办法的事。后来,在天宝死后的这两年里,我天天住在这里,就没断过来找他要账的。有时候一天来好几拨儿人。你是没见,那些个要账的.有的手里明目张胆拿着凶器。有的把凶器藏在包里。我见的多了去了。人心险恶呀。我一个孤老头子我怕谁呀?是不?再说,夏天宝人都死了,要是想要钱,有本事就去找他的魂儿要去。我又不是夏天宝家的人。冤有头,债有主,有些人连这么个理儿都不明白,也是枉披了一张人皮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小镇上的一扇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