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万春散文小辑


□ 林万春

林万春,福建沙县人,1948年2月生。
热爱大自然,倾向人文山水、地方风情与生态文化。在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先后正式出版《爱的原野》《远山的野百合》《小城咏叹调》《三明游记》和《虎头山写生》等12本散文集。曾获“福建省优秀文学奖”、《福建文学》优秀作品奖和“全国生态文学征文大奖赛”二等奖。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三明市文联副主席、三明市作家协会主席、三明文学院院长。

紫苏和薄荷

如果看花是雅事,那么种花便是趣事。如果一个人神情全不关花草,那么此君一定不大有趣味,虽也能吃饭打牌,但肯定不会写诗。中国人自古爱花,尤其洛阳人爱牡丹,扬州人爱芍药,杭州人爱荷花,蜀人爱海棠,佳人爱名花,爱得一往情深,如痴如醉。甚至“乐花者寿”,诗人袁枚活到82岁,不惜血本经营随园,“或栽雨后花,或铲风中草”,使之成了当时江宁闻名遐迩的园林。老夫子吟道:“幽兰花里熏三日,只觉身轻欲上升。”乐在其中矣,我种花无关名花佳卉,所以少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常来常往,倾心深交的,只是一些普通的草木,如紫苏和薄荷。
紫苏,薄荷,极似“三言二拍”里小丫环的名讳。就在我菜园子一隅,一个形体粗放、紫叶深沉;一个弱小拘谨、花色平平。好在两个丫头都不会欺贫爱富,向来知足者常乐,长得随随和和、蓬蓬勃勃。古代幽人雅士品花撰谱,多有优美的文字记载,除了绘其姿态,传其神韵,还给百花安排名分,如“花王”、“花相”、“花中君子”、“四雅”、“九嫔”等等。宋人张翊的《花经》分级论品,如兰、牡丹、腊梅等列为一品;桂花、茉莉、含笑等列为二品;芍药、莲花、丁香等列为三品……无聊的丘璇,甚至俗不可耐地把各种花比作帝王的后妃。如果要论资排辈,或以貌取人,紫苏和薄荷恐怕连“秀女”也选不上。写《浮生六记》的清人沈复是个例外,什么寻常的植物,概一视同仁,如在条凳四角凿圆眼,插上六七尺高的竹屏,用砂盆种扁豆置屏中,待藤蔓爬上竹屏,“恍如绿阴满窗,透风蔽日。纡回曲折,随时可更,故曰活花屏也”。我以为,大千世界讲的是一个“和谐”,贵在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即使是一朵小花、一根小草,都是上天的赐予,譬如唐诗宋词,只要你是有心人,都可以领会到荚妙无比的真谛。
李时珍说,苏荏又叫紫苏,到处都有,以背面紫色的为最好。夏天采摘茎叶,秋天采摘种子。无论是紫苏、白苏,都在三月份下种,或往年种子在地里自己生长。其茎方,叶圆而有尖,四周有锯齿。土地肥沃的正、背面都呈紫色,土地瘠瘦时叶的两面泛白,即白苏,就是荏。茎叶味辛性温,除寒温中,治风寒感冒、胸闷咳嗽、鱼蟹中毒吐泻,外敷又治蛇伤和乳腺炎。李时珍还说,采嫩紫苏的叶和着蔬菜吃,或用盐和梅汁制成酸菜吃,很香,夏天其叶可做成汤来喝。我知道,紫苏焖鱼最佳。儿时清贫,常到郊野小溪摸鱼,偶有几条小鱼自投罗网,就赶紧回家交给母亲。母亲不慌不忙摘来几瓣紫苏叶,信手丢入滚滚的鱼汤里。随着夜色渐浓渐黑,紫苏的香气四溢。而晕黄的灯光下,那青瓷碗特别诱人,碗里的鱼汤稠稠地闪着,而嫩嫩的苏叶,就像几抹紫色的云絮,静静地浮在乳白的鱼汤一侧,显得分外优雅。还没吃,嘴里就一片清凉了。于是乎,童年再枯黄的日子也会变得有枝有叶。如今我将紫苏种在菜园靠山的渠边,土壤不肥,但有四季流水伴着唱歌,夏初就泛起紫云,幽幽的。紫苏清瘦的杆儿举着一簇簇叶儿,叶儿乃极具情韵的圆弧,叶之缘卷着密密的细齿,浪漫地柔柔地起伏着。我喜欢紫苏的羞涩,红颜以见,《聊斋志异》中昏官断案,将“艳若桃李”的胭脂姑娘判作招蜂引蝶的女子。无辜之极,他不知道羞色除了心慌,还是人间美色,如果一个人连说谎也不脸红,恐怕那才是无耻肖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