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现代语言文化观对对外汉语教学的启示


□ 贾树学 李月如

  语言与文化不可分割,学习一种语言必须了解这种语言的文化。在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对外汉语教学中,如何有目的、系统地、有效地实施文化教学,提高对外汉语教学效果,是发展、完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重要课题,近年来一直是专家们争论的热点。笔者借鉴以多元合一为特征的后结构主义语言文化观,对对外汉语文化教学策略进行了再探讨。
  
  一、重视语言本身的文化内涵
  Halliday认为:“一种文化自身就是一座意义大厦、一个符号学建筑。从这个全景来看,语言是其中一个组成文化的系统。一个区别于其他系统,但又服务于其他系统而译成相关符号的系统”。Kramsch非常赞同Halliday的观点,她认为语言和文化就像“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我们应该用完整的“多元合一的眼光去对待语言与文化,这样更有利于把握语言文化教学,使语言、文化有机地融合为一体。Kramsch将语言和文化的关系归纳为三点:语言表达文化现实;语言体现文化现实;语言象征文化事实。正如Halliday和Kramsch所说的,语言具有意义,那是因为它是在社会文化情境中习得的,从某种文化派生出来的意义又由语言使之永久化。语言与文化作为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Kramsch归纳的语言与文化紧密相关的三种关系告诉我们:只要语言一被人们使用,一被赋予意义,它总是要与一种文化发生关系,无论是“表达”“体现”一种文化,还是“象征”一种文化。语言与文化融合成一体的事实使我们相信无论我们采用什么语言教学方法,都会自然而然地导致文化教学。换句话说,任何一种语言教学都不可能在文化真空中发生,语言教学包含文化教学。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文化教学,不能忽视了汉语言本身的文化内涵,汉语言本身也是文化教学的内容。因此,对外汉语文化教学应该是以语言教学目标为纲的文化渗透式教学(关于文化渗透式教学另文详述)。我们以往的对外汉语教学,从大纲、教材和课程设置上看,恰恰忽视了这一点,在教学内容上关注的是语言点、语法点的传授,在课程设置上也常常将语言教学与文化教学割裂开来,通过单独设置一系列的文化类课程来完成文化教学目标。采用文化渗透式的语言教学,能使学生在学到必要的汉语知识的同时,充分利用他们母语的语言知识,通过交流与对话,“意会”汉语作为一种语言所特有的文化内涵。从认知的角度看,渗透文化内涵的语言教学会促使学生在头脑中形成汉语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语言的深刻印象,进而自觉地划清汉语与母语之间的界限,自觉地尝试着用不同于母语的新思维去接受、学习汉语和汉文化,这样就会自然而然地减少母语对汉语学习的负迁移影响,这样的文化教学可以使学生多一些文化适应,少一些文化移入,从而达到在学习汉语言的同时习得汉文化的目的。
  
  二、重视文化情境,提高学生文化适应力
  Kramsch认为语言具有双重性,即:语言既表达说话者个人的思维和动机,同时又反映了说话者所属语言社团的意志和期望。换句话说,语言表达的意义不仅限于文内,也受约于文外条件和表达文外的社会声音。下文是由具有不同身份作用的人们在交际对话中塑造而成,与语言本文共存。Halliday也认为:上下文是“本文展现的全部环境”。将这种理念运用到语言教学上,就要求在注意本文(语言本身)的同时,还应注意弦外之音、话外之话的上下文(文化语境)。Kramsch反对照本宣科、就文论文的简单做法,而竭力主张教师应创造课堂的文化环境,使语言教学搬上一个“社会大舞台”,台词、场景交融一体,教师学生以不同角色交际对话,发生文化互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