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关于书的情事


□ 黎静娜
刘森尧说,书缘和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一样,缘分到了,一翻就会爱上。注意到一本书,也许是因为封面,也许是被第一句话吸引了,也许是阅读线索上的下一节……虽然结果未必都很美好,但摸索的过程却会让自己逐渐了解和相信自己的需要与品味。
  说起书,刘森尧总是滔滔不绝,说他与书的相遇,说别人与书的相遇,同时也在蛊惑你进入爱书人的世界。那些故事是一种类似于秘密社团才晓得的暗号,他热情地向你描述那个世界的亮光。这个社团似乎有一些守则和信条:他称羡法国民族热爱文学的传统;他觉得世界上最美的画面不是母亲抱着婴儿而是女孩子抱着一本书;他最喜欢的活动就是逛书店,书从来只买不借,所以也就从不踏入图书馆;他说拥有书的非理性热情比起女人买昂贵名牌的衣服,看不出有什么差别;他认为读文学就得读法国的“七星丛刊”; 他要搜集喜欢的书的不同版本; 他说,疯狂的作者和疯狂的读者一起推动着世界文明进展的轮子……
  
  《朗读者》
  
  《朗读者》我最早是在1990年代读的法文本。我是被它的封面吸引的,买回来之后花了两个晚上就看完了。
  那本书其实很简单,就是在礼赞文学。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介绍它。西方的传统有时候用朗读的方式来礼赞文学。十八、十九世纪时有很多文盲,必须由别人读书给他们听。喜欢文学的人不认识字是很痛苦的。在原著小说里,它的中心主轴就是讲爱好文学的故事。
  但电影里看不出这个部分。很多人没有去读原著是错误的。西方有很多艺术作品都是在礼赞文学,描写读文学的乐趣,以及人跟人之间因为文学的机缘发生爱情。《朗读者》是讲一个中年人对年轻时代一段爱情的回顾,而这段爱情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因为穿插着对文学的礼赞。
  电影里提到了很多文本,我的学生看完电影后问我:“电影里面提契诃夫的短篇小说《牵小狗的女人》至少提了三次,这本书有什么特别意义吗?”我说:“当然有啊,原著的作者非常喜欢契诃夫的作品,他是在向前辈作家致敬。”它里面提到的一些文本都很重要,也有一些批评,比如说对他不喜欢的作家,他就透过女主角来批评。透过这些方式来表达原作者对文学的看法和热爱。
  在这个故事里,文学是支撑女主角的爱情、支撑她生活下去的很大理由。她在监狱里时,男主角利用录音带继续给她朗读文学,他藉此机会重读了很多自己以前所钟爱的文学作品,发现别有一番味道。这跟我现在给读书会上课的情况一样,如果我没有带读书会的话,有很多书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去重读。
  
  《恋人絮语》
  
  15年前我在台北淡江大学教书,有一天发现外文系的同学人手一本《恋人絮语》,他们说是国文课要求读的。“这本书好看吗?”“苦不堪言!没人看得懂,所以老师在讲什么也听不懂。”我看了也是读到跳脚,不知道它在鬼扯什么,真的是喃喃絮语。
  我去法国之后,有一天桂冠出版社打电话给我,让我翻译《罗兰·巴特论罗兰·巴特》。我译得很痛苦,罗兰·巴特的用字遣词真的非常怪,后来我是硬着头皮把那本书译完的,但译完后我觉得有说不出来的收获。后来出版社又让我译一本《罗兰·巴特访谈录》,是罗兰·巴特60~80年代所有访问的文字整理,这本书的翻译让我对罗兰·巴特、结构主义、解构主义有了很深刻的了解。特别在里面有很大部分在谈《恋人絮语》,谈得非常好。我就想,我是不是应该好好重新来读一下这本书?心里这么想,但一直没有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那些关于书的情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