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银河


□ 潘云贵

裂帛的声响,是七色火焰的群舞。

赤橙黄绿蓝靛紫,迷幻的河流摊开柔软的质地。

在一场绚舞飞扬的慌乱里,梦和罂粟的气味相同,布下蛊惑的咒。

时间伸出经纬相交的手掌,触击没有归属的荒原。一种凌乱的原始,顺从自由的声音。

没有强迫和压制,日月潮汐保持各自节奏,花叶的脉络悄然舒张,呼吸,不带一丝污浊。

混元初开,光和黑暗是两把永远敌对的刀锋,剥开宇宙孕育的胚胎,剪掉世界本源的脐带。

在长久复杂的周旋中,天空失去秩序,织女,天狼,猎户……各自点亮歧途者的心脏。

忠、奸、善、恶、神、佛、鬼、怪……无数脸谱压成谜的平面。

银河开始豢养太多情绪和欲念。

风中,轻薄的灵魂飘往高空,看不清自己的过去与将来。

头颅不再是头颅,手足不再是手足,私心和鬼胎互相排挤和占领一个新的国度。

银河像一只疼痛的容器,在无法抑制的流血中,完成一次次的容忍与接纳。

甘愿听从宿命的人,和死亡中的寂静没有区别。

朱红色的梦境被身体之下的幽蓝惊扰,像侵入内心的毒,在时间的步步紧逼之下,弥散恐惧的气味。

险境中清醒的人,注定用一场拼死的较量,将弱者的身份还回。

蓝和紫,联手的阴谋家,没有料定,这场反抗到最后,是以自己卑躬屈膝的姿态而结束。

洪荒之后主宰者定下的秩序,终究无人能够篡改。

所有没有得逞的阴谋,都像逃荒的瀑布,哗啦巨响,顺势流下,如分贝调到最高的哭诉,在没有听者的宇宙,加剧自身的渺小与不甘。

如同被命运击跨的人,再也挺不起脊背和胸膛。

一种注视,在骨头里,成为尖利的刺,或者烈焰,燃烧,像一切毁灭之前,自焚般燃烧。

银河没有同情者,薄弱的力量,在浩大的空间里得不到一丝怜悯。

唯一不变的程序、形式,和为存在而膨胀的,是银河继续沸腾的源流。

一切形而上的抗争,都要被打成水的原型,如同无法翻身的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银河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